查看: 5481|回复: 0

[小学生创作的小说推荐]《默默花开》片断

[复制链接]

2446

主题

7296

帖子

18万

积分

校董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3151
QQ
发表于 2018-4-17 16:2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冯佳颖12岁浙江省   总字数:10万
  完稿时间:2014年7月
  (一)家和朋友
  天渐渐暗了下来,就像被人渲染上了黑墨汁,一大片一大片地氤氲开来。浅浅的灰若隐若现,更多的,是无边无尽的黑。太阳早已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轮明洁的弯月。
  “吱呀——”
  门被程佳推开了。“妈,我回来了。”这是一句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话。又是没有回应,只有一连串余音回旋飘荡在空旷的房间里,逐渐消失不见,似乎被那寂寞给吞噬了。
  “又去加班了。”程佳叹了一口气,其中包含着淡淡的无奈。
  “叮零零——”一声刺耳的电话铃声在程佳的耳畔响起,令她烦躁不安。拿起电话,妈妈略带暖意的声音从听筒里渗了出来:“佳佳啊,妈妈去加班了,你在家里先写作业吧,到了时间就睡觉,不用等我。”“知道了。”程佳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妈……”程佳还想说些什么,电话的那一头已传来“嘟嘟嘟”的忙音。程佳本来就不善言辞,就算没挂,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搁下电话,程佳竟像个3岁孩子一样,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所措地站着。
  停滞了片刻,程佳缓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该写作业了。拿起笔,一笔一划地写了起来。
  睡觉吧?程佳躺在床上。
  睡不着,睡不着。
  今天程佳一反常态地睡不着。太早了,自己不习惯吧?应该是这样的。程佳自我安慰,数羊吧。“一只羊,两只羊……”不知过了多久,程佳数到506只羊的时候,不愿再数了:“这是什么烂方法嘛。”程佳嘟囔着,怔怔的望着天花板。
  “旋转几轮,变成我们,深刻的指纹……”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程佳很喜欢这首歌,欢快又不失惆怅,伤感又不失旋律,宛如一汪清泉,潺潺的流动着。程佳的心仿佛被敞开了似的,哗啦啦的,被阳光照射着,暖融融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
  来电显示是许芸芸。
  程佳和许芸芸也不是很熟。程佳的成绩很好,出类拔萃,但不太爱交流,而许芸芸正好与她相反,成绩处于中下游,男生堆女生堆都可以插上去说几句,聊的无非就是一些乱七八糟的的八卦。
  两个人虽说是同桌,但无非是摆摆样子罢了。程佳不擅长交流,所以两人可以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许芸芸的电话是她硬要给程佳的,程佳也不好推辞,只能记下。
  许芸芸打电话来干什么呢?程佳的心里有那么一丁点小期待。“喂喂,”许芸芸咋咋呼呼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程佳,在?”程佳微微笑了笑:这不是废话吗?但是许芸芸听不见程佳心中的小心思。“恩,干什么?”就是这句有礼貌的话,成了两人之间的隔阂。“没,没什么。”许芸芸腹中准备好的一大堆“豪情壮语”,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呵呵,闲得无聊,再见,再见,回见,回见。”许芸芸匆匆忙忙挂掉电话,令程佳感到一阵失落:自己又不会把她吃喽,干什么那么怕我啊。程佳像一个怨妇一样,唧唧歪歪的抱怨了老半天。她带着满腹牢骚睡了下去。这一次,程佳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嘴角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竟漾着微笑。
  她沉沉的睡着了,香甜且匀称的呼吸声充盈着整个房间。
  此时,窗外已是万籁俱寂。
  (二)学校偶遇
  “懒猪,起床了!懒猪,起床了!懒猪……”一大串的奇奇怪怪的闹铃,炸雷般在程佳的耳边响起,震得她耳膜生疼。程佳的手慵懒地从被窝里伸了出来,欠身抓住了闹钟。“咔哒”,程佳关掉了铃声。“起来了,起来了。”程佳嘟嘟囔囔着,“别吵了。”
  麻利的穿好了衣服,程佳就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寻找这什么。
  没找到。还是没找到。程佳失望了,是对于妈妈的失望。“看来又去上班了。”程佳摸了摸自己心脏的位置,原本包含的期待已经转化成了浓郁的失望。“去上学吧。”程佳背上了书包,整装待发。
  走在路上。程佳很无聊,她感觉自己就像一杯白开水,贫乏,没有像汽水的酸,也不是蜂蜜水的甜,更不是中药的苦,只是简简单单的味道,用一个字来形容——淡。看见别的家长对自己的孩子嘘寒问暖,程佳的心一下子就被揪住了似的,一阵阵发疼。要是自己的妈妈也是这样,那该有多好啊!程佳经常这样感慨。
  “你好啊,程佳!”许芸芸从后面追了上来。许芸芸昨天晚上已经仔细想清楚了:反正程佳又不会吃人,我不用那么紧张的,放松,放松。这么想着,许芸芸果然放松了好多。“你怎么走的那么快呢?”许芸芸笑嘻嘻,一看就知道是装的,装的嘛也就算了,还装得这么不像。程佳装傻似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步:“快么?”许芸芸一下子就怔住了。
  每一次,许芸芸都会被程佳的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噎住。
  “呃……”许芸芸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搪塞过去,只能用一大堆感叹词来滥竽充数。“许芸芸!许芸芸!”许芸芸的死党——应晓璐来叫她了。“程佳,”许芸芸如释重负,连忙奔到应晓璐的身旁,“再见了!”“恩。”程佳淡淡的应了一声,就算是对许芸芸的道别吧。“反正到了学校还会再见的。”程佳想,心里也舒坦了很多。
  来到了班级中。
  程佳一进门就听见了石首那个大嗓门:“大家听好了!听好了!”大家都不管他,自顾自,聊天的聊天,抄作业的抄作业,不亦乐乎。也只有少数几个幸免于女生“河东狮吼”的男性同胞,停下手头上的事情,装出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洗耳恭听。
  终于在石首再三的大吼之下,全班总算安静下来了。“咳咳,”石首先是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一副领导样,然后在扶了扶自己本来就没有的领结,一副国家领导人的范儿,“接下来,我会将小学六年级第二学期《数学同步特训》第三单元,第五大题的答案报一遍!记住,只限一遍哦!”说完,他自恋的捋了捋自己并没有的长发,期待着同学们的掌声与欢呼。“太好了,太好了!”班上臭名远昭的王晨拍起了手(因为他从不写作业)。“切——”同学们异口同声的不屑道,搞得石首很没面子。
  “石头,补作业的所有同学中,就你最慢了,还装领导样,切!”许芸芸站起身,气势嚣张地说。“你……我……你……”石首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
  “呵呵。”程佳笑出声来,很轻很轻,但她也感觉到了一道锐利的目光灼灼的射了过来,像一把小刀,把程佳的大胆一层层的剥落。程佳顺着目光看去,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呀,不知什么时候,老班从后门溜进来了。程佳很想小声提醒许芸芸,可又不敢,好像有一团棉花堵着喉咙,发不出音来。
  “怎么样?怕了吧!”许芸芸扯着嘴角,得意地笑了笑。“不是……王老师……”石首直直地盯着许芸芸的身后。“什么王老师?我告诉你,就算老班来了我也不怕,我不怕不怕啦,我神经比较大!”许芸芸还唱起了歌。程佳感觉到周围的气温顿时骤降了5—10度,真是为许芸芸捏了一把汗。
  “你不怕我?”沉默多时的老班说话了,许芸芸像是被蜜蜂狠狠蜇了一下,一下子跳起来,转身的一瞬间,许芸芸早已是调整好了模样,满脸堆笑:“老班……啊不,王老师,您……来啦?”好家伙,变脸比翻书还快!程佳心里暗暗“称赞”。“恩?你刚才不是说‘就算老班来了,你也不怕’啊?还唱歌!许芸芸我警告你,下一回,要是在被我遇见你在早读课上这样,你就抄书伺候!其他同学也一样!”老班先是扫视教室一圈,让大伙儿先是大气儿不敢出,做到鸦雀无声的地步,看来,真的起到了杀鸡儆猴的功效。然后再把许芸芸狠狠瞪了两眼。“好好,是是。”老班在瞪许芸芸的时候,许芸芸一个激灵,好像老班的目光在许芸芸那个脆弱的部位,不轻不重地剜了一下。
  “上课。”“起立。”“同学们好!”“老师您好!”“坐下。”以上就是上课前五分钟的常规套路。“好,同学们,下面把书翻到……”程佳现在根本就没心思听课,她无聊地把玩手中的笔,好像在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程佳,我刚才在讲什么?”忽然,老班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话。原来老班早就意识到了程佳的小差。“讲的是……”程佳惊慌失措地站起来,双眼不敢直视老班,好像小偷在偷东西时被抓了个现行。“圆柱,圆柱!”许芸芸在一旁提示,在外人眼里好像在自言自语一样。程佳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圆柱!”老班满腹狐疑地望着程佳:“那你背背圆柱表面积公式。”“圆柱表面积=圆柱侧面积+圆柱底面积乘2。”许芸芸借用书遮住了自己,悄悄的提醒道,程佳看着许芸芸笨拙的嘴型,心中无故涌出一股暖流。老班注意到了许芸芸,“许芸芸,闭上嘴巴。”
  许芸芸悄悄地吐了一下舌头。
  “咳咳。”老班那个不经意的咳嗽了一声,许芸芸打了一个激灵: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咳嗽,还是对某个人的警告呢!程佳出了一身虚汗:幸好不是我!可是,还是替许芸芸捏了一把冷汗:许芸芸呀许芸芸,你其实不用这样的……不过这样更好。小小的私心在作祟。
  程佳为自己的自私惭愧了一把:“你哟你哟!”这种痛心疾首的话当然是在自己的心里说的。“坐下。”老班冷冷的撇撇嘴,以示坐下。程佳努努嘴,装出桀骜不驯的样子。但老班没心思注意这些。
  “圆柱公式是非常重要的,每个同学都必须要背!尤其是你,石首,别想蒙混过关。”老班话锋一转,矛头指向了石首,“记住了吗?”“记—住—了—”全班拖腔带调的回答。“不要拖音!”老班皱了皱眉头,“记住了吗?”“记住了!”每个同学都像吃了兴奋剂似的,挺直了腰板,生怕挨老班的训。唯独一人例外——程佳。
  (三)林茜茜的意外
  “下课。”老班大吼一声。“耶!下课了!我的童声小说!”应晓璐完全不顾老班愤怒的目光以及同学们哀怨的眼神。“由于刚才某个同学在还未下课时大声喧哗,课时拖延5分钟。”老班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不是已经下课了么?同学们的脑门上冒出一个个大大的问号,不过老班说过的话语已经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所以问号又被老班无情的“剑”削成了感叹号。“应晓璐——”每个人都把仇恨的目光投向应晓璐。“对不起,对不起。”应晓璐一边说,一边用书躲着他们要杀人似的目光。如果眼神能杀人,应晓璐早就投胎投了不知几个轮回了。
  程佳心里暗暗感叹:老班真会占课啊!想总归想,程佳以及六一班集体同学只得继续听老班漫无边际的讲课。
5分钟后。
  老班极不情愿的、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下课。”
  “程佳!”在班级中,程佳唯一一个好朋友——林茜茜一蹦一跳的跑了过来,“我给你讲个笑话啊!”“对不起,我现在不想听!”程佳冷漠的回绝了她。“没关系!程佳,小佳佳,佳佳佳佳!”林茜茜使出了曾小贤的杀手锏——软磨硬泡!“好吧,我服了你了。讲吧!”林茜茜嘴角一扬,绽开了一个独特的淑女微笑:“那我开讲了!地震的时候……”
  “同学们,第二节课开始了……”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原来是上课了。
  “真是扫兴!”林茜茜的言语表示出了她对老班的严重不满。她刚迈出了一步,“哎呀!”林茜茜一个跟头栽到了地上。“茜茜,你怎么了?”程佳俯下身子,问。
  “哈哈哈,大名鼎鼎的女大魔头也有这个下场!哇哈哈哈!”不用说,一定是石首干的。“呜呜呜……”程佳感觉手背一湿,还有几颗水珠落下。
  “林茜茜,你哭了?”石首突然慌了。
  “都怪你!”程佳气呼呼的对石首说。程佳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揪住了,疼的不能呼吸,毕竟林茜茜是她在班级中所剩不多的好朋友啊。“我为什么说所剩不多呢?也许是把许芸芸和应晓璐也算上了吧。我的好朋友真是屈指可数啊!”程佳一边训斥着石首,一边想着,脸上又不自觉露出了笑容,但是还不足三秒,又被程佳硬生生的挤了回去:“搞什么?明明是你的好朋友受伤,亏你还笑得出来!”得了,程佳又在做自我反省。
  程佳向班长请了假,扶着林茜茜向医务室走去。这时林茜茜的泪已经完全干了。“那个石首敢绊你,他这回‘死翘翘’喽!”程佳坐在医务室里,笑嘻嘻的对林茜茜说到,还比划出砍脖子的手势。林茜茜浅浅地笑着,转瞬即逝。她用牙齿咬紧牙关,一脸豁出去大义凌然,壮士归兮不复返的样子,问:
  “程佳,你的妈妈现在还关心你吗?”
  程佳突然不说话了,沉默着。林茜茜有些懊恼:“程佳,对不起啊,又戳你痛处了。”“没,没事啊。”程佳装出一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的表情,可眉宇之间的轻蹙却恰恰暴露了她的内心。
  林茜茜看到了,但不说话。
  两人沉默了一阵。
  “这节是什么课?”林茜茜突然问。程佳下意识地答道:“应该是Miss叶的英语……”两秒后。“英语!”两人异口同声。要知道,她俩可是英语课代表,每天早上领读加汇报作业的重任深深地压在她们两个的肩上。“天!死定了!”程佳仰天长叹,就差打自己两个大嘴巴。
  “早知道是英语课,打死你也不来医务室啊!”程佳有些推卸责任。“喂,程佳,我们可是结拜姐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题共抄的呀!不带你这么推卸责任的!”林茜茜大声抗议,惹得医务室老师都忍不住看了林茜茜几眼。
  程佳撇撇嘴:“不就是在柳树底下拿着铅笔,找来几个布娃娃当见证吗?哪有这么多规矩?”林茜茜有些脸发烫:“要,要你管!你管得着吗?”
  过了一会儿,程佳突然笑起来,捂着肚子:“茜茜,我突然发现你怎么这么好玩啊?”林茜茜一脸无奈的望着程佳:“你不用每天说一回吧?”程佳上气不接下气,还伴着咳嗽:“我,我只是突然感觉,你,你的,咳咳,脸好有意思啊!咳,咳咳……”
  话音未了,林茜茜就拉起程佳的手:“还说呢,不要命了?快回教室和英语老师解释清楚啊!”程佳知趣地止住笑,和林茜茜一起飞奔回教室。
  在路上,程佳真怀疑林茜茜到底有没有脚受伤,跑的和小鹿一样,到底林茜茜是“何方神圣”啊?
  (四)英语老师的各种刁难
  “报告!”林茜茜大喊了一声。可英语老师装聋作哑,继续上她的课。林茜茜的手就这么尴尬的悬在半空。“报告。”程佳也喊了一声。“哦,是你们那,来的这么‘早’啊?”英语老师故作惊讶地说了一声,使得全班同学都往程佳这边看。程佳的脸都被同学们给看烫了。
  “我还以为你们两个不来了呢。”英语老师淡淡地说,就是这么一句话,让程佳和林茜茜的心里感到一阵不适,好像心里的自尊突然被抽走了,并狠狠的在自己的脸上打了两巴掌,把自爱在这时却跑得无影无踪。
  “叶老师,不是这样的……”林茜茜还想解释,却被老师不耐烦的打断了,“好了好了,错了就是错了,别找那么多借口。下去吧,下去吧。”林茜茜不满地看着程佳,心里潜台词渐渐飘过去:“你怎么不解释?”,“你没Look到叶姥姥发飙了吗?解释了也是白解释。”程佳努努嘴,表示无语。她俩慢慢的走回座位。“你们俩怎么了?啊?平时生龙活虎的,今天怎么慢吞吞的和乌龟一样?”英语老师训斥道,使程佳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林茜茜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儿,硬生生的憋住了。程佳委屈的一回到座位就开始抽泣,将头深深地埋进臂弯中。肩膀一耸一耸的,就像在狂风暴雨中受到惊吓的小鸟。
  “哭哭哭,一天到晚只知道哭!”Miss叶在一旁看在眼里,目光犀利的让刚想安慰程佳的许芸芸一下子缩回了手。“程小佳,别哭了。”许芸芸坐好认真学习的样子,一边撇着嘴安慰程佳。
  程佳顿时被许芸芸那搞笑的动作给逗得破涕为笑。“Begoingto的句型理解,林茜茜,你来说一下。”叶老师看了一眼正在与周公聊得正嗨的林茜茜,说道。“这里……这里……”林茜茜语无伦次,结结巴巴半天也说不上来。
  “你刚才在干什么?!啊?有些同学,现在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还没有察觉。非要等到考7、80分了才好啊!”叶老师指桑骂槐。林茜茜又被Miss叶给说哭了。“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Miss被弄得心烦意乱,课也干脆不上了,直接开一场有关林茜茜的“批斗会”。
  “叶老师,这句是将来时态,不需要用ing形式或动词第三人称单数形式。”石首这时候“挺身而出”。“很好,坐下吧。”Miss叶赞许的点了点头,“坐下吧!”这一句是对林茜茜说的。林茜茜有些不甘心,她倔强地望着Miss叶,眼里的泪水有些忍不住了。“哼。”她轻轻地在心里哼了一句。
  (五)新来的那个......老妈?
  总算熬到了下课。程佳的耳根子总算清静了好多,少了Miss叶的唠唠叨叨,程佳居然觉得世界和平了。
  “女士们,先生们,雷帝森and砖头们,我知道你们在看着我,我知道我长得很帅,而且,帅的不留痕迹……”大约过了几分钟,在班级里的女生实在听不下去,马上就要打断石首滔滔不绝的演说时,他才慢悠悠地说道:“好了,切入正题,今天有一件重大事件,我们将要有一个新的副班主任!”“恩?”程佳竖起了耳朵,前几天就听她老妈说,自己申请一所小学去教书,不会是这个班吧!
  “她姓什么啊?”许芸芸忽的站起来,询问道。“不知道耶……”石首神情尴尬地说。
  “……”许芸芸有些无语,“最讨厌别人说话说到一半了!对吧,程小佳?”程佳正努力研究她妈妈的问题呢,许芸芸的这个忽然抛来的“烫手洋芋”,让她措手不及:“呃……恩。”
  下课时间总是那么短暂,转眼间,又上课了。
  “蹬蹬蹬。”一阵高跟鞋摩擦地面发出的声音就在窗台外面。
  推开门。先是一条腿跨进门槛,再是一张脸映入眼帘。“妈妈?”程佳惊呼。程佳没有想到,妈妈竟然会来自己的班级。可是,妈妈就好像没有见到自己似的,自顾自的介绍自己:“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副班主任——程丽洁,你们可以叫我程老师。下面我们开始上课。”
  “起立。”“同学们好。”“老师你好。”“坐下。”
  许芸芸望了望不太对劲的程佳:“小姐,不要开差了哦!”“哦,恩恩。”程佳转过头,甩了甩马尾辫,把所有的疑惑抛到脑后,回家再说吧。
  家中。吃饭时间。
  “妈妈,你怎么会成为我们班的副班主任呢?”“这个嘛,是我申请调来的,怎么样?这样我就有更多的时间陪你了。”程妈妈笑着给程佳夹菜。“太好了!”程佳悄悄在心里欢呼了一声。“妈妈,你的这个决定有些不值!”程佳还是板着脸,一本正经地“替天行道”。“得了吧,其实你心里高兴得很吧?”程妈妈一眼就看出了程佳心里的小九九。“呵呵呵......”程佳只能一阵傻笑。
  程妈妈笑吟吟地又给程佳夹了一块肉:“六年级了啊,马上就要毕业考了,抓紧时间,好好复习啊。”程佳咀嚼着那块红烧肉,含糊不清的讲道:“我只是粗心而已,会改正的,会改正的。”程佳抬起头,冲妈妈咧开嘴,露出两颗小虎牙。“好吧好吧,真拿你没办法。”程妈妈摊开手,作无奈状。
  (六)我不想不想长大
  “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长大,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一大清早,许芸芸就在班级里鬼哭狼嚎。
  好在程佳已经习以为常了,极其淡定的从桌下板的第三格抽出了语文书。“我说,许芸芸啊,你那个啥,能别唱了不?当然也不是说你难听,只是有关世界那啥的嘛!”石首原来想说“世界和平”的,可是看到许芸芸能杀死人的目光,硬是把刚到嘴边的话吞了下去。
  “怎么,我唱的很难听吗?嗯?!”许芸芸把难听两个字故意加重了。石首觉察到了许芸芸的威胁,被迫无奈只好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还算可以……”“恩?什么叫可以?”许芸芸揪着石首的耳朵。
  程佳望着这对冤家每天一出的武打戏,嘴角微微上扬了:“石首啊,这就是你不对了,你说说你,明明人家许芸芸唱的这么好,你偏说人家,这是自作啥,不可啥。”程佳把那两字省去,抛了个“你懂的”的眼神给石首。程佳相信,以石首的智商,应该勉强能读懂那眼神里的含义。
  “那个,那个,许芸芸,你的歌声真是天籁之音!让我陶醉在其中,无法自拔!”石首怕许芸芸的第二轮的攻击,马上换了一副谄媚的嘴脸。“嗯,这还差不多。”许芸芸松掉了手。一场大战接近尾声。
  不知不觉,上课的脚步又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同学们的身边。这是语文课,但是却与下午的班会活动对调了。
  程老师走了进来,带来了一股清新的气味。“这节班会课让我们来一次辩论会。”程佳的心里有点小期待:老妈主持的第一次班会,应该会开门红吧!
  同学们纷纷交头接耳:“哇塞,长大耶,我还没有想过呢!”“是啊是啊,那么新奇的话题,真是头一次见呢!以前的老师可从来没有这样呢!”程佳不禁自鸣得意:哼,也不看看是谁的老妈!
  “好了,这次,我们的内容是长大的好处与坏处。”程老师微笑着,冲程佳眨了一下眼。程佳恍然大悟:这不是自己上次在老班课上害得自己走神的那个问题吗?回家之后就告诉了妈妈,结果妈妈心这么细,特意到班会上来帮自己解决。想到这里,程佳的心里好像就是被热水袋暖过似的,有点小感动。
  “你们也许会认为,长大是一件很遥远的事吧?但是你们没发现,我们正在悄悄长大哦。”程老师走到黑板前,写下了“长大”两个字,“下面请正方,也就是认为长大是有好处的同学,请举手。”
  全班几乎没人举手。正当程老师认为好像没人会举手的时候,一只手小心翼翼的举了起来:“老师,我。”那是李静,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女孩儿,她在班级中算是默默无闻的那类型。有时候,她同桌的光彩把她遮得严严实实。
  “好的,李静同学。”程老师的眼睛弯成了月牙。“那个……我认为,成长是人生必经的一件事,它对我们的意义是重要的,成长是一次重要的历练,它会磨练我们的心灵,也会让我们懂得许多人情世故。”


上一篇:[小学生创作的小说推荐]《毕业那天不许哭》片断
下一篇:立竿见影作文六大技巧(蒋军晶)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快哉中文网

Copyright © 2014-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2072718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