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137|回复: 0

[小学生创作的小说推荐]《童文汇路悦小说》片断

[复制链接]

2446

主题

7296

帖子

18万

积分

校董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3151
QQ
发表于 2018-4-17 16: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胡三立,女,12岁,浙江省   第一章新同桌
  苏煦没有倔犟,没有任性,出乎父母意料地答应了转学。
  她不是赌气,而是……一个约定,一个难以言说的约定。
  苏煦自懂事以来,很少没有忤逆父母意思的。而这次,她居然同意了,那样轻飘飘地点点头,然后一脸平静地走进了卧室。
  苏煦突然觉得心跳加快,额头一阵阵冒冷汗,但苏煦肯定自己是心理作用。她强迫自己看天,看云,看笑容满面的自己。
  “小熙,真没想到,命运又一次如此巧妙地安排。”苏煦纤弱的声音几乎被风声湮,那样气若游丝,“我……不会忘记你的请求的。我们要永远做好姐妹……不管你曾
  经做了什么……”
  苏煦眼神迷离,她不懂自己在说什么,只是身体已经支撑不住,一头栽倒在了小床上。
  她实在太累了……
  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开始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
  父母也不见了踪影,大概是上班去了。
  苏煦靠在枕边一小口一小口啜着白开水,一般人只有喝咖啡时才会有“品”的,但苏煦觉得那对水“不公平”,所以她即使是喝水也是郑重其事的。
  苏煦就是这样,没有人能阻挡她千奇百怪的想法。
  早饭只是将就一下就马虎过去了。
  她始终沉默,即使想说话,也没有人响应。
  苏煦独自去那所离家很近的学校,狠狠攥着那几十块零花钱,汗浸湿了无辜的它们。
  新的学校,新的班级,崭新的课桌,比想象中要舒适漂亮得多,可还是提不起劲儿。老师幽默风趣,同桌好像也很好相处的样子,可为什么,苏煦仍旧漠然处之,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你是不是得了失语症?整整一个上午,都没说过一句话。”新同桌楚儿热情地、
  悄悄地凑过来。
  苏煦不习惯被人关注、窥探,她觉得那样自己透明得就好像是玻璃瓶中的白开水。
  “听说有一家医院挺好的,要不周末我带你去?”楚儿不乏幽默地道。
  苏煦突然越发反感。
  她慢吞吞地收拾自己的书包,嘴里很不自然地吐出一句:“除了功课上的问题,你可以不要跟我讲话吗?”这话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苏煦怎么能讲出这种冷冰冰、硬邦邦的话呢?
  “你……”楚儿一时无法作答,但她继而却变得更加兴奋,“嘿嘿,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讲的啦。我碰到过很多很难缠的家伙,但最后都被我整得服服帖帖的,你啊,也一定会的哦,有难度才有挑战嘛!”
  有难度才有挑战?这句话怎么那么熟悉?而且这声音,甜蜜得像五月盛开的玫瑰,苏煦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她愤愤然地望着楚儿春日般灿烂的笑容,突然生不起气了。
  “苏煦——对吧?瞧我记性多好,老师讲一遍就记
  住啦。”楚儿得意扬扬地笑笑,顺手把手搭在了苏煦的肩上,“喂,你到底有多瘦,都成皮包骨了。”
  她掐了一下苏煦瘦弱的肩胛。
  “哎!”苏煦只是尴尬地支吾一声,便不再讲话。
  下午第二节课后,楚儿再次挑战苏煦的底线。
  “苏煦,你打算就这样一声不响地过完小学生活?那不是很痛苦?”楚儿做“泪奔”状,晃动自己的胳膊,“苦命的娃……”
  苏煦正打算启齿:“哎——”却突然觉得如芒在背,不知谁的目光慵懒地射过来,那样意味深长。
  苏煦神经质地转身,却发现没有异样。是谁呢?
  “真是反应迟钝,如果要你玩反应力游戏一定倒数第一啦!”楚儿强硬地拉过苏煦,“你讲话会死吗?”
  苏煦顾不上搭理她,她觉得那目光没有收拢,仍旧肆无忌惮地在自己身上来回扫视,苏煦感到身体开始僵硬起来。
  “真对你无语。”楚儿向苏煦无趣地摇摇手指,
  “不过你还没赢,我还没有放弃改造你。”
  “改——造?”苏煦这次反应倒快了。
  “我看你啊,八成是无聊的间谍片看多了,心里黑暗,所以——”楚儿瞟瞟苏煦,“我要把你改造得开朗一点。”
  “喂……我这么完美,需要改造吗?”苏煦说完还自恋地抚摩了一下自己并不长的马尾辫。
  楚儿愣了足有3秒钟,她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个家伙刚才还一副“打死我也不说话”的姿态,现在居然……
  “你,你,你……”
  “结巴了?”苏煦做出安慰她的样子,“我认识一家很好的治结巴的医院,周末我要不要带你去look?”
  楚儿顿时觉得自己石化了,眼神呆滞,张大的嘴足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哎!”楚儿直到好友吟墨晃着手指叫她时她才反应过来,“楚儿你怎么了,灵魂出窍了吗?”
  “刚刚苏煦她——”
  “苏煦怎么了啊?她一直静静地在那里看书啊。”
  难道是自己做白日梦了吗?楚儿甩甩自己的脑袋,从呆滞的神情中缓过神来。
  楚儿对眼前的苏煦越发好奇起来,在苏煦的周身仿佛笼罩着看不透的云雾,让人无法看个真切。不过,“改造”计划仍要进行。
  “哎哎,”楚儿戳戳苏煦的脑门,“你这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功课那么好,不如分我一点儿吧?”楚儿一脸坏笑。
  苏煦不温不火,她用眼角的余光掠过一本《古文观止》,然后生硬地从嘴里牵出几个字:“看看这个比较有用。”
  “喂!”楚儿愤愤地抄起那本书,“我说你到底是从潘天寿小学过来的,还是从清朝哪个私塾穿越来的?这种‘古书’现代人哪个还看啊?”
  苏煦似乎早有预料,她没有丝毫的迟疑,默默地拿过《古文观止》,指着一个生僻字,问道:“这个,念什么?”
  楚儿被噎住了,她没想到这个榆木脑袋、反应迟钝、冷酷的家伙还留了这一手,她狠狠地转身,一阵热浪从喉头呼啸而出:“算——你——狠!”
  苏煦蔼然笑笑,她不在乎“赢”或者“输”,只为了灭灭楚儿盛气凌人的气势。
  “哎,为什么古董要比fashion懂得多?”楚儿一脸悲悯地望着窗外的天空,看上去是如此的“愤世嫉俗”,“好了好了,为了以后上初中文言文不落下,我们交个朋友吧?”
  好奇怪的理由,苏煦迟疑地望着楚儿期待的目光:“你是说我吗?”
  “……I服了you……你反应可以再迟钝一点吗?”
  楚儿一拍脸颊,“你刚刚还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怎么现在又傻了?哎哎,没救!”
  苏煦当然不傻,她刚刚只是逗楚儿玩玩。
  苏煦开始感到有意思起来,因为楚儿,自己的生活会因此变得有色彩吗?
  “喏,这是我的QQ号码。”楚儿递上一张纸片,然后又莫名其妙地添上一句,“你——该不会是没有QQ账号吧?”
  “有——”苏煦暗暗嗤笑,原来她的演技是如此出神入化了,“你,别小瞧我。”
  “你——你——”楚儿感觉苏煦这丫头一点儿也不简单,把她弄得头昏脑涨的,究竟哪个是真的苏煦,她也不知道。
  “嘿嘿嘿嘿。”苏煦女巫般的笑声让人感到恐怖。
  楚儿看着生龙活虎的苏煦,“诧异”还不能表达她内心的感受。
  苏煦洒脱地抽出一本作业本,豪爽地说道:“小的们,拿去尽情copy吧!本小姐今天心情好,这本子就送你们啦!”
  “真——真——真的吗?”楚儿两眼放光,她开始对苏煦崇拜起来。
  “叫楚儿的——例外。”苏煦扬扬手中的本子,仰天长笑。
  楚儿只能使出屡试不爽的“撒娇式”,用嗲嗲的腔调向苏煦凑过去:“小煦煦……你就帮帮我嘛!人家很可怜很可怜的哦,小煦煦……你最好了嘛。”
  苏煦赶快用双手装模作样地将根根竖起的汗毛给捋顺了。
  看来来软的不行,楚儿只好耍狠了。她嘴里阴阴地吐出一句:“你——如果再不给我本子的话——哼哼哼,那就休怪我无情——”
  苏煦早有预谋地冷笑,她道:“我好怕怕。”然后她又装作屈服的样子把本子抛到楚儿那儿。
  楚儿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嗯——这才是好孩子嘛——”她把目光掠到题目上,大吃一惊,“什么!《‘中考’题目精选》?死苏煦,耍我啊!”
  而苏煦此刻正坏笑着逃远了。
  和煦的阳光,温柔的风,一切都很美好。
  只一个月的时间,苏煦和楚儿已经打得火热,成为如胶似漆的朋友了。
  “好烦,你害我刚刚的灵感又没了。”苏煦嘴角狠狠地抽搐,愤愤不平道,“以后请注意!”
  “哟哟,有小资的范儿啊。”楚儿似乎是故意的,她发出愉快的笑声,“不过我确实让人烦,你——奈——我——何?哈哈哈哈!”
  苏煦对楚儿的闹腾不愿做太多的反应,这两天苏煦心情很阴沉,总是在笑过后有种说不出的苦涩。
  “哎,你怎么了啊?”楚儿察觉到了苏煦的异样,
  “苏——苏煦,你别吓我,你——”
  苏煦挡下楚儿的手,她低沉地说:“马上就要考试了,我们还是先学习吧。”
  “学习?你难道还需要学吗?拜托,再怎么学习我们也应该劳逸结合啊。”楚儿觉得苏煦的说法很荒唐,她自有她的一套理论,谁都无法动摇。
  “你……难道不学习吗?那楚儿,你来学校准备干吗?”苏煦哑然失笑,她默默地把身子挪出去一点,“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说。”
  楚儿难道是个桀骜不驯的女孩吗?不是啊,她明明很用功。可这会儿只见她乖张地说道:“我回家都是玩的呀,也没人说我,你是第一个教训我的人。”
  “楚儿!你——”苏煦不知该怎样面对楚儿,她印象中楚儿成绩不错,幽默风趣。
  “给,这是我的ipad,有兴趣玩吗?”楚儿扔过去,似乎丝毫都不在乎那是个贵重物品。
  苏煦莫名其妙地想到了毒品,似乎楚儿也沾染上了某种恶习,欲罢不能,越陷越深。她“嘭”地打掉ipad,气势汹汹地站起来,厉声训道:“干吗?楚儿,你是个好学生,你知道吗?”
  “我怎么了?哼,应该是你怎么了吧?!”楚儿居然倒打一耙,“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吧?”
  “我怎么了……我们是死党,没错,怎么了?”苏煦一头雾水,她仔细回忆有什么事做错了,可是没有丝毫的头绪,看来是没有“自首”的机会了。
  “你,你——”楚儿支吾着,但她又不愿透露,她觉得说出来会显得自己也太小心眼儿了,可是竭力隐瞒又有什么用呢?“你根本就把我当玩具了,玩儿完了就丢是吧?还死党呢,我看大概安吟墨才是你的‘好’朋友吧。”
  “吟墨?她不也是你的朋友吗?”苏煦很诧异楚儿的话,“吟墨难道不是我们共同的朋友吗?而且她还是你介绍我们认识的呀。”
  “可是,可是……谁才是你好朋友中最好的朋友?”楚儿急了,她额头沁出一颗颗汗珠。
  “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呀,不存在谁是‘最’。”苏煦没有丝毫的迟疑,她脱口而出。
  “不,你有差别待遇。”楚儿几乎快哭了。
  “我——我怎么了啊?”
  “苏煦,你真的——”楚儿望着苏煦茫然无措的眼神,看到苏煦急切的样子,突然忍不住一笑,“好了啦,我——没——事了!“
  “耍我?”苏煦一脸愤怒,气鼓鼓地坐下。
  事后苏煦暗自好笑,女生之间的友谊怎么会被楚儿非得给理解成“最好”的呢?
  苏煦的身体没有楚儿强壮,她常常莫名其妙地就病恹恹的,然后就开始出现各种不舒服的症状。楚儿笑她“药匣子”或是“林黛玉”,苏煦都只是一笑了之,她知道楚儿是开玩笑,不像某些不怀好意的人,那才是她真正的敌人。
  例如,颜子瑶。
  或许颜子瑶从来没有正眼瞧过苏煦,但是苏煦总是隐隐地感觉到她的眼神里不只是不屑,还有一丝丝的——恐惧。
  “颜子瑶怕你?”待苏煦将自己的想法传达给楚儿,楚儿惊讶得下巴几乎都快掉到了地上,“苏煦同学,你的小脑瓜成天都在想什么呢?”
  “是真的,你相信我!”苏煦一本正经地望着楚儿,“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吗?”
  “好好好,我相信你,行了吧?我还要写作业呢,别烦我了啊。”楚儿一脸的不耐烦,甩给苏煦一句话便开始奋笔疾书。
  苏煦不知是悲是喜。
  她脸上写满了茫然,看来楚儿也不能解开她的心结。楚儿是个很好的玩伴,可是真遇上了心理的难题,
  她很难给自己一个坚定的臂膀。
  颜子瑶和萧茗雅说笑着走了过来。
  她们能在众人仰视艳羡的目光中毫不拘束地走过,这是苏煦最羡慕她们的地方。她们快走到苏煦身边的时候,却收敛了笑声。
  苏煦垂下自己的目光,这是本能。一种让人悲戚的自卑感油然而生。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啊?”不知什么时候,颜子瑶已经驻足在她身边,“每一次我在,你总是无视我的目光,我真的有那么讨人厌吗?”
  “没有。”苏煦脱口而出,她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量。
  “那是为什么?”子瑶急切的眼神让苏煦无法直视,她几乎要把苏煦的每一个毛孔都看得清清楚楚,
  “告诉我!”
  苏煦的心沉了下去。
  “那你为什么不敢看着我?”子瑶还在追问。
  苏煦鼓起勇气仰头对视子瑶的眼神,但却发现那里没有任何异常,子瑶的眼神不但没有带刺,反而有种磊落的光芒。
  但苏煦没有丝毫的释然。
  “我只是……羡慕嫉妒恨,嘿嘿。”苏煦突然打了一个马虎眼。“呵呵。”傻乐起来。
  颜子瑶莫名其妙地瞅了瞅苏煦,她眼角微微上扬,洒落一地阳光:“就只有这样吗?我还以为有什么天大的秘密呢。真没劲,茗雅,我们走吧。”
  她转身离去,没有一丝犹豫。果然,她还是那个天之骄子,刚才——只是好奇吧。
  苏煦感叹又被耍了一回,像她那样的公主,是从来不会和丑小鸭成为朋友的。
  “好笨哦你!”楚儿戳戳苏煦的天灵盖,表示无语,“你也应该知道颜子瑶是什么人吧?居然那么听话,真是……”
  “好啦好啦,我晓得,下不为例就是。”苏煦郁闷地支撑着自己的脸,整张脸纠结成了一团。
  早春慵懒的气息泛着一股牛奶的香甜味道,会让人在漫不经心间闻到,待到用力去嗅时,却又突然消失了。就像有些人,总是若隐若现地在你脑海浮现。
  譬如颜子瑶,苏煦不想去想她了,把颜子瑶的影子关进黑屋子里。
  星期六,又是无聊的一日,只是多了些烦闷。上午写作业,下午去补习班,苏煦没有怨言,她已不抱任何期望,反正每个周末都这样过来了。
  “小煦!”一个鲜亮饱满的声音轰然炸响,苏煦感觉耳边像有小蜜蜂在嗡嗡地飞。
  那是苏煦表姐穆蓉的尖叫声。在周末,只有这个人还唧唧喳喳地叫个不停,好似充足了电的战斗机,怎么说呢,热情、饱满,但,有点做作。
  “哇啊啊,苏煦你怎么还在蜗牛爬?作业要快点加速完成。”穆蓉故作居高临下的姿态,“也不学学你姐姐我。”
  “好啊好啊,你用功,你厉害。可以gohome了吗?不要烦我。”苏煦赶苍蝇似的驱赶着穆蓉,“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吧,哎……你……有这么跟姐姐说话的吗?小心我告到阿姨那里去!”穆蓉恶狠狠地望着一地狼藉,“我就说这是你的杰作,哼哼。”
  苏煦用瞥了一眼表姐:“你倒打一耙,姐姐应该让着妹妹,哪有你这么野蛮的。”
  “我比你大,应该有优先权。还有,谁野蛮啊?”穆蓉急火攻心,咬牙切齿。
  “你!”苏煦也火大了,她不由分说地冲进了房间,沉重的关门声、锁门声交替演奏。
  “如果你出来就是dog哦,必须向我道歉!”穆蓉不知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她的声音有种童话里的老巫婆似的感觉。
  “随你便!”
  “小时候我想哭,就抬头望望天,看看眼泪能不能流回眼睛里……”这,不是腹黑四爷的经典语录吗?(电视剧《宫》里的,大家应该都看过。)可恶,应该把穆蓉锁在房间里的,那么现在悠闲地坐在柔软沙发上看电视的就是自己了。
  权衡利弊后,苏煦又冲出房间,准备争夺“看电视权利”,却意外地发现四阿哥的声音居然是从复读机里传出来的……
  “穆蓉,你这个骗子!”
  只见穆蓉一脸狡诈,望着苏煦坏笑道:“小狗狗,快来向你的穆蓉姐姐说‘对不起’啊,来来来,有骨头吃哦。”
  “阴险的人!”苏煦头皮发麻地说。
  “什么什么?我阴险?”


上一篇:小学六年级作文题目集锦
下一篇:[小学生创作的小说推荐]《等风来,再出发》片断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快哉中文网

Copyright © 2014-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2072718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