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3|回复: 2

[课堂思考] 语言流是个什么“流”? ——让“语言流”融汇成学生的语言素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27 19:5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成长语文 陈树华
何谓“语言流”?这是我的杜撰,而我的杜撰恰恰跟1980年诗人辛笛的杜撰不谋而合。或者说与其说是杜撰,还不如说是“键盘的思想”。是在谈“学习兴趣与学科个性融合”的时候,这三个字从我的键盘上蹦出来的。我很喜欢这种感觉,不是我挖空心思去寻找词语,而是词语为我“领跑”,使得我的写作成为一种“籍词语唤起和追踪瞬息变化的感受过程”,果真如此,写作便是遵循了“该语言的语法结构所提供的可能”,语句便不可能“不堪卒读”(高行健语)。
“键盘的思想”也是生了根的。那就是我在《“断舍离”融出新课堂》一文中提到的,北宋大文豪苏轼在《文说》里的“夫子自道”:“吾文如万斛泉涌,不择地而出。在乎地,滔滔汩汩,虽一日千里无难;及其与山石曲折,随地赋形而不可知也。所可知者,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如是而已矣。”这就是语言流,这就是语言自身的脉搏或曰逻辑。
这是一种在时间纬度上的“动态的过程”,一种“如音乐一般”的自有节奏苏轼谈的是散文创作,诗人辛笛谈的是诗歌创作,他说:“所谓‘语言流’写法,是指写作时思绪和辞意随诗行的展开,时而隽永,时而飘逸,行云流水,‘流’到底。”我也很喜欢这种表达,他跟苏轼的表述完全一致。这也正恰恰说明了,“语言流”对于文学创作的普适性。当代小说和戏剧作家高行健说:“任何语言都得在线性时间流程中实现,如同音乐,这个是语言表述的极限,文学写作不能逾越这线性的流程。”他甚至主张舍弃静态的描写、解说与分析,用绵延的语言实现的过程,来传达动态的心理感受。(桑农:《谁先提出“语言流”?》,《文学自由谈》2005年3期)读罢这段表述,我想到了两个人,一个还是苏轼,他的诗歌极富动感,随手捡来一句:“登高回首坡垅隔,唯见乌帽出复没。”初读觉得甚俗,旋而宛如亲见一般,口语、生活语的确比文言雅词来得亲切和富有生命动态的张力,至少是在词汇的运用上,苏东坡成了古代的第一位现代人。另一位就是当代著名作家,台湾诗人余光中,更多的人因为《乡愁》知道他是一位杰出的诗人,却不知道他更是一位富有开创精神的散文家。可能很多人因为余秋雨而知道了文化散文,殊不知大文化散文的始作俑者和卓有成绩的践行者,便是余光中。我曾经读过他不少的散文,深厚的文化内涵负载于如奔驰在高速公路上的车流一般的语言,高速洒脱,如同一帧帧快速切换的蒙太奇。是凡读过他的散文的人都大呼过瘾。他可能没有想到啥“语言流”,但是,他却将汉语这种语言的“语言流”魅力发挥到了极致。
如上所述,所谓语言流,便是以词汇为火车头、词汇组合为车厢的语言实现”的词汇流,这条词汇流的流动,既要遵循该语言自有的语法结构规律,也要遵照描写对象的客观规律。
“语言流”这个概念对于语文教学有什么价值呢?我们强调教学要尊重学科个性,何谓学科个性?语文的学科个性是什么?“语言流”概念的融入教学过程,可以帮助我们深刻认知语文的学科个性和夯实语文的学科素养。

融读讲写习真语文zhongwenw.com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楼主| 发表于 2021-8-27 19: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语文学科个性的本质
统合各方面的观点可知,语言表达,就是语文的学科个性。但是,语言表达本身,仍然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既有内容层面的,也有形式层面的。到底是内容层面的更本质,还是形式层面的更本质呢?很简单,本质是区分一个事物跟另一个事物的显著特征,具有“这一个”的唯一性。如果某个特征是所有或部分学科的共性的话,那么它肯定不是某具体学科的本质特征,比如语言表达的“内容”,不同的学科都可以用各自的形式来表述,举个例子,像“建党100周年”回顾红色历史,这个主题或曰内容,可以用语文、音乐、美术、计算机等等学科的艺术形式进行创作。所以“内容”不是语言表达的本质特征,这是显而易见的。
歌德说过这样一句话:内容人人看得见,涵义只有有心人得之,形式对于大多数人是一秘密。“人人看得见”的肯定不能成为本质。相反,“秘密”才有成为本质的潜质。在文明进化的历史进程中,人类所能创造出来的艺术形式,往往都是用某种符号来呈现的,比如书法是线条的艺术,国画是水墨的艺术,油画是色彩的艺术,音乐是声音符号的艺术,语言是语言符号即词汇的艺术。词汇正是语言的本质性元素,词汇及其构成的语言流就成为语文学科个性的本质。
词汇如何融“语言流”而成本质?就像会画线条未必就是书法,会着色未必就是绘画一样,会使用词语也未必就是语言艺术。线条如何组合?色彩如何搭配?如何运笔?如何渲染?等等,都各有其书法、绘画创作的规律和手段。用绘画的着色法写不出散文,用戏剧的矛盾律泼不出国画。这种种规律和手法都是各种艺术各自的本质属性。语言也有。在谋篇布局、遣词造句、节奏修辞等等方面,语言作品,甚至不同文体都有不同的语法结构规律和表现手法。所有这些都在时间线条维度上流泻而出,实现语言的“流的节奏”。语言表达就实现了。

融读讲写习真语文zhongwenw.com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楼主| 发表于 2021-8-27 19:56:5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语文学科个性的落实
据说,所有被总结出来的艺术规律包括语言规律,都只是对现有艺术作品的反编译。“语言流”永远在动态的奔流的状态中,在一切艺术形式中,所有最好的作品都是“下一部”。对于艺术作品的创作者而言,唯有不断创新,才有生存的空间。不过对于语言学习者而言,所有现有的优秀语言作品都是优秀的老师,学习者一定要虚心涵泳,潜心向学,这样才有可能触摸到语言艺术的真谛
对语言文本的“反编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脱离语言文字的“反编译”充其量只是一种标签,而不是鲜活的食材,是烹饪不出美味的佳肴的。我们要让鱼潜到水里还能感觉到水的存在。这是一种高难度的动作,便是一个专业的写者,他都未必能够对此有深切的体验。学生,自然更加需要深知语言表达甘苦的教者的引领。比如下面一个训练片断。
【发现】《林冲棒打洪教头》中,席间庄客来报:“洪教头来了。”因此本文中的两个主人公得以相见。初次见面的两个人,按生活常规,都应该相互打量一番。只不过洪教头这个人一向傲慢无礼,目中无人,所以他不可能拿正眼去瞧这个所谓“依草附木、骗吃骗喝”的林冲。因此初次见面也只有林冲把眼瞧了瞧这位教头。
“林冲转身一看,只见来人挺着胸脯,歪戴着头巾。林冲寻思,庄客称他为教头,想必是柴大官人的师傅了。连忙站起身躬身施礼。”
这一小段话,同学们读出什么来了呢?学生的答案五花八门。最后老师也分享自己读出的三个字:“看”“想”“做”。林冲看到洪教头,想可能是柴进的师傅,便行了礼。这是非常贴合林冲的性格的,而且也非常生活化。我们生活当中,无论是来了一个新人,还是刚刚进来一个熟人,我们可能都会看一看,想一想,做一做。如果是一个新人,我们可能都会看一看这个人的高矮胖瘦和衣着,想一想他的身份,然后做出相应的动作,比如问好握手等等。如果是一个熟人,可能会进一步看看他的神态表情,想一想他可能要做什么,然后我们再做出相应的反应。
【探究】一个语言规律的被发现,必须经历一个不断验证的过程,才有可能成为真命题。再来考察一下我们近期训练的看图作文。
“突然,从身边窜出一道黑影,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欺身到小燕子身前。小红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不知哪来的大野猫。
“只见大野猫黑乎乎的,不知从哪垃圾堆里钻出来的,身上还沾着灰不溜秋的脏东西。贼溜溜的圆眼紧盯着眼前的猎物,硕大的身体弓着个背,嘴里发出可怕的呜呜声,前肢露出尖锐的爪子,作势向小燕子扑上去……在这庞大的天敌面前,小燕子简直是微不足道,它抖索着身子,扑腾着翅膀,恐怖地向后挪。”
上面这个片段是“‘看’”,因为小红看到了两者力量的悬殊,所以便有了下面的“想”:
“它怎么可能是大野猫的对手啊,不要说斗争了,连逃跑的机会都微乎其微。”
“想”到小燕子所面临的危机,便有心拯救——“做”:
“急中生智的小红随手从身边抄起一块石头,嘴里威吓着,并将石块狠狠地向大野猫砸去。”
【尝试】“看想做”这样一个语言公式是很好用的,同学们不妨试一试。当然,“看”未必一定是用眼看,也包括用耳听,用手摸,亲身体验,凡用一切感官去感受感知,都是“看”的范畴。这样的练习难度并不大,不过,要想写精彩需要不断提升对生活的敏感性。
附学生当堂练笔:
我迟到了。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爬上楼,蔫头耷脑地踅到教室门口。“报告!”我都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更不要谈正在专心致志地听着老师讲课的同学们。“唰唰”同学们的眼光刹那间都聚焦到我的身上,那眼神,仿佛我就是那来自远古时代的类人猿。我怯怯地低着头,用眼睛的余光瞄着老师,只见老师那似笑非笑的眼角,全都是对我的不满。我脑袋“嗡”的一声,这下完了。头低得更厉害了,眼中只有那双不知所措地搬弄着的脚,准备着接受末日审判。“进来吧,以后要早到。”我仿佛来到了三味书屋,暗自笑了起来,抬起头走上了座位。
【积累】课文中符合“看想做”语言公式的句段不少:
林冲转身一看,只见来人挺着胸脯,歪戴着头巾。林冲寻思,庄客称他教头,想必是柴大官人的师父了,连忙站起来躬身施礼。洪教头全不理睬。
月亮已经上来,照得厅堂外面如同白昼。众人来到堂前空地上。洪教头先脱了衣裳,拿起一条棒掂量一番,独自耍力量一阵,然后喝道:“来!来!”林冲只好也从地上拿起一条棒来说:“请教了。”
洪教头恼恨林冲,又想赢得这锭银子,便用了浑身的功夫,使出个“把火烧天”的招式。林冲把棒一横,还了个“拨草寻蛇”的招式。洪教头跳起来大喊:“来!来!来!”举起棒劈头打来,林冲往后一退。洪教头一棒落空,他一个踉(liànɡ)跄(qiànɡ),还没有站稳脚跟,就又提起了棒。林冲看他虽然气势汹汹,但脚步已乱,便抡起棒一扫,那棒直扫到他的小腿骨上。洪教头措手不及,“扑”的一声倒在地上,棒也甩出老远。众人见此情景,哈哈大笑起来。
运用“看想做”语言公式进行细节描写一定非常成功,单单《林冲棒打洪教头》里便有很多这样的经典语段,我要求学生用“抄读法”进行积累,实现有效内化。
这是一个语言训练的闭环,一个完整的训练闭环必须是由“发现”“探究”“尝试”“积累”这四个环节构成。在这个过程中,教师要善于拨云见月,化繁为简,系统整合,将规则显性化,将问题简单化,将素材整合化……,引领着学生沿着发现特点、探究规律、尝试练习、积累语言一步步逶迤而来,一路上寻涧探幽,攀高峰,赏胜迹,渐次领略语言的“高峰体验”。在我们的语文课堂上,一个又一个这样的语言训练闭环,环环相扣,由无序到有序,由低级到高级……学生就会收获实实在在的语文学习,提升语言素养。
2021.8.27
融读讲写习真语文zhongwenw.com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快哉中文网

Copyright © 2014-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2072718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