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8|回复: 0

父母的陪伴最珍贵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318

积分

学痞

Rank: 2

积分
318
发表于 2021-7-7 12:01: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母的陪伴最珍贵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我们必须牢记历史,不忘国耻,奋发图强,别让悲剧重演。

《世上只有妈妈好》,从一座与我们骨肉相联的小岛上,席卷大陆,在整个华语界,唱哭了男女老少。没妈的孩子哭得稀里哗啦,有妈的也陪着掉金豆子。说实话,我只敢在领导力培训活动中才哭得酣畅淋漓。

是不是只有没妈的孩子才会感同身受引发深刻的共鸣呢?非也。本质而言,孩子要的不是妈,而是妈的陪伴。一介“职业虎妈”真不是合格的妈,说句狠心的话:这样的妈,不要也罢。

一直活跃在中国教育界并倡导新教育引领当代教育改革的朱永新教授就一再强调家庭教育的三个关键词是陪伴、阅读和习惯,在我眼里,这三个关键词就是家庭教育的“吉祥三宝”。丢掉了任何一个,这“吉祥”就得大打折扣,尤其是“陪伴”,它是“吉祥三宝”的底色,是其它“二宝”得以实施与实现的前提,丢开了它,历史上的苏轼可能就不存在。正因为其母程夫人的陪伴,才有了读《汉书》效范傍的皓月铮骨。没有了妈妈的亲情陪伴,造就的更多的是不惮“以身犯险”连恩相王安石也敢落井下石的吕惠卿,而不是为民请命的文人风骨铮铮铁骨的苏东坡。

著名心理学家马斯洛将人类的心理需要分为五个层次:第一层次为人类最原始的基本需要,是生理需要;第二层次是安全需要;第三层次是爱与归属的需要;第四层次是尊重需要;第五层次是自我实现的需要。所有高阶需要都是建筑在低阶需要满足的基础之上的,否则人的心理就会出现障碍甚至扭曲,进而严重影响高阶需要的实现与体验,从而影响个体的幸福感。中国的国力在迅猛提升,人民的生活质量节节攀升,但人们的幸福感并没有想象的高,反而生活与生存焦虑却日甚一日,甚至绵延至少儿、幼儿

比如,期望转嫁。考察我们的家庭,很多为人父母者,他们自认为自己毕生的理想未达成,便寄希望于下一代。从小学,甚至幼儿园时期就开始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地培养子女,童年时代的孩子一年365天、数年十数年如一日地在父母高压下囊萤映雪悬梁刺股。我身边有孩子练舞、练琴什么的,一练十年,高考一结束,不,考绩一结束,什么舞鞋啊二胡啊全束之高阁,发誓再不碰它们了。开始我还纳闷,不是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吗?怎么把孩子逼得不爱不好了?原来只不过是为了高考加分。就是为了高考加分,将孩子难得的爱好逼绝了,将孩子珍贵的童年逼死了。回过来看看,家长的伟大理想是什么?无非是上个好高中,读个好大学,找个好职业,谈个好老公(老婆),生个好娃娃……然后再循环往复上一代父母的一切操持。
原来如此!
不过如此!
这算什么俅理想?
这理想个球啊?

这让我想到我在江西邂逅过的红肚兜放牛娃。网上有段子,说的就是山区放牛娃的理想:
“你放牛是为了什么?”
“挣钱。”
“挣了钱想干什么?”
“盖房子。”
“盖了房子做什么?”
“娶媳妇。”
“娶了媳妇做什么?”
“生娃。”
“娃长大了干什么?”
“放牛。”
我们可以说他蒙昧,也可以说快乐的理想简单。

非山区的我们,或者说享受着学校教育的文明世界的我们,我们的理想是什么?看——
“你上学是为了什么?”
“考大学。”
“考上大学想干什么?”
“找个好工作。”
“找到好工作做什么?”
“挣钱。”
“挣钱做什么?”
“买房买车。”
“买房买车做什么?”
“娶媳妇。”
“娶媳妇做什么?”
“生娃。”
“娃长大了干什么?”
“上学。”
百分之九十九.九的雷同率!唯一不同的一个点就是“放牛”与“上学”的区别。所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在中国,这种等级差和歧视域永远存在。正因为这种“上等人”与“下等人”的亘古一律,导致了今天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的野蛮的无序的竞争。

好,扯远了。为什么受过高等教育者与没受过教育者的理想是惊人的一致呢?因为,他们唯一不同的,只是知识量上的不同,在人生境界上,永远平行。所谓“理想”,跟马斯洛的“自我实现的需要”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就是说,我们普遍受过良好教育甚至高等教育的家长和正在受着中等、高等教育的孩子们,根本就没有“自我实现的需要”,他们的一切“需要”都是别人的需要,他们的一切行为只等同于提线木偶。教育者和受教育者都没有教育包括选择的自主权。这就是中国式教育的悲哀。

家庭陪伴与学校教育,二者只能选一的话,如果真正赋予我自主选择的权利的话,我只会选择前者。有专家愤慨:“今天,找人才容易,找人难。”当代著名教育家斯霞说德育不好是危险品。《三国》,列位一定都看过,曹操可谓大才,在三国群雄中,说他是第二人才,就没谁敢说自己是第一的。但是,立足于正统的汉室,他就是危险品;在赵宋帝国的君王中,赵佶是一个难得全才,但是,立足于大宋王朝,他就是危险品;从小山村里考进211的马加爵,成绩不可谓不好,也真是山鸡变凤凰,但是,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危险品。这样的危险品和潜在的危险品有多少?我们无法统计。但是,当今天下,从贪污腐化、鲸吞国产、里通外国、卖敌求荣,到仗势欺人、弄虚作假,到假冒伪劣、祸害环境……这里面,层出不穷的危险品还少吗?扪心自问,我们自己有没有成为或濒临危险品?当所谓“互害模式”被开通时,可能我们每一个人都逃不脱“危险品”的指控。

“互害模式”,说到底,就是因为最基本的“生理需要”和“安全需要”都没有得到满足所导致的。改革开放之前出生的,曾经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改革开放之后出生的,则面临着环境安全、就业保障和经济保障等方面的危机。所以,为了一日三餐,也有为了香车宝马,便饥不择食,便不择手段。这些还都只是表象,更深层的是,无论改革开放之前还是之后出生的,都鲜有在父母的陪伴方面得到充分满足的。改革开放之前,因为建国未久,经济落后,人们都在贫困线以下挣命,根本无力顾及孩子的教育,遑论陪伴;改革开放之后,因为经济建设为纲,人们也一味地挣富贵,虽然重视教育,而且智力投入也与日俱增,但却根本无暇顾及孩子的陪伴,即使陪伴,也多是披着羊皮的“虎妈”。如果自小能够得到父母陪伴这方面的满足,吃糠咽菜,未必不是幸福;破衣烂衫,未必不是华裳。这也是幸福的“相对论”。高屋华裳中的孤独怎敌它丧恃失怙的寒冬。可能没有这样经历的根本无法理解这其中的痛。这种始自原生家庭的痛,永远是孩子人生舞台的背景,并且陪伴终生,就像睡梦中的衾枕,与君终老。

家庭教育的重要性,父母陪伴的重要性,勿需我多言,古人在这方面有着极多的可资借鉴的案例。比如“孟母三迁”“曾母教子”“岳母刺字”,包括程夫人教二子,这些家教经典中的经典。纵观古今中外的名人伟人,他们的人生中可能富贵贫贱有定,但是,家庭教育鲜有缺失的。有时,宁可不要学校教育,也少不得家庭教育。比如蒸汽机的发明者瓦特,如果没有他的母亲阿里娜拉的悉心照料和爱心陪伴,今天的交通工具会是啥样,我们可不敢想象,据说学校教育是差点毁了瓦特的。所以说:一百个好教师抵不上一个好母亲,一百个好校长抵不上一个好父亲。

但是,不知从几何时开始,我们的学校,我们的教育主管部门,却要将孩子的可利用时间悉数控制到学校和老师的手中。这样做,可能迎合了部分家长(这部分家长可能恰恰是最蒙昧的)的意愿,但是教育规律呢?教育原则呢?无论什么教育行为和措施,第一不能违背的便是教育规律,而不是家长意愿。今天盛行全国的延时服务和方兴未艾的学校托管,它是否有违《劳动法》《教育法》,暂且不论,就从教育规律看,这是变相剥夺家庭的教育权力和家长的陪伴权利。

这可能是教育的一大灾难。

2021.7.7


上一篇:复旦哲学系传授毕业致辞:当初脑子一定被驴踢了,不然怎么会上这帮龟孙子的
下一篇:“碳中和”:中国的机会在哪里?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快哉中文网

Copyright © 2014-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2072718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