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6|回复: 0

专访《小舍得》作者:不想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就别把爱遗落在起跑线上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77

积分

学民

Rank: 1

积分
77
发表于 2021-4-27 07:35: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热播剧《小舍得》开播以来,所展现的教育问题深深戳中了家长们的心,几乎每一集都会引发观众们热烈讨论。


电视剧里,蒋欣饰演的妈妈田雨岚认为自己孩子的前程是“没有天花板的”,从小就为孩子安排了各种培训班,力求孩子在学业上要争气。宋佳饰演的妈妈南俪则对两个孩子实行快乐教育,课余时间一家人经常一起出去玩,尊重女儿的兴趣爱好,“没指着她成名成家,只要她喜欢就好”。第三个家庭父母忙于生计,女儿米桃自立上进,但是家境限制了她的素质发展,让她在大城市的学习生活中逐渐变得自卑。


这三个家庭各有风格,每对父母都可以代入其中,找到自己的影子。不少观众看后都疑惑这部剧是不是在“贩卖焦虑”,“愤怒”、“窒息”,这是《小舍得》前期评论出现频率最高的两个词。



电视剧《小舍得》改编自作者鲁引弓的同名小说,广为人知的中国教育四重奏“小”系列都是他的作品,继《小别离》《小欢喜》之后,这次他将教育背景换成了“小升初”和“幼升小”。



近日,记者采访到了《小舍得》原著作者鲁引弓,鲁老师说在写作的过程中,由衷地想找一种暖心的方式写出焦虑产生的过程和背后的一些原因。



01您为什么会选择聚焦“幼升小”、“小升初”这个话题呢?



鲁引弓:2016年11月,我偶然转了一篇关于小升初的文章,没想到我微信圈里很多《小别离》的读者粉丝,尤其是来自北京、上海、广州的家长朋友,直接给我定题,希望我写一写小升初、幼升小。后来,雪球越滚越大,连香港的家长都直接参与进来,并且他们还给我提供了一些特别的词,比如把这种管孩子管得非常严的家长叫做“机器爸妈”、“怪兽爸妈”。这些词来自于日本,可以说,这种学习的压力其实是席卷整个东亚乃至亚洲的,这本身就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所以我着手开始创作《小舍得》,瞄准幼升小、小升初这个题材。



创作首先要解决代入感,所以我要跟着不同的爸妈从头一路走一遍。跟着跟着我就发现,无论家长的文化程度如何,都逃不出焦虑的泥沼。但是,收集到的素材就等于一堆爸爸妈妈坐在一起在那诉苦,从作品上而言,缺乏某种穿透力。



转机发生于我和上海一个家长的电话。接到我的采访电话时,她正坐在地铁上,我能听到地铁穿行在巨大的城市里头的那种声音。在这种声浪中,这个家长很忧虑地诉说着为孩子小升初做的种种努力,各种我们能想到的办法。



听着听着,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地铁穿行在一个城市里,一个生活忙碌、工作也忙碌的中年妈妈需要破土而出。



02书和电视剧为什么叫做“小舍得”呢?



鲁引弓:为作品定题的时候,我想到了有舍,才有得。道理我们其实都知道的,那就是抢跑是有代价的,但在很多家长看来,不抢也有代价。面对这道跨不过去的选择题,肯定必须有所舍弃,心里有个平衡拿捏的过程。那么你得到了什么呢?这个也是要家长自己去深入思考的。小说没办法给出具体答案,但它会促使你去思考。


03书中有哪些片段是根据真实的案例改编而成的呢?



鲁引弓:当我开始去留意时,我发现生活中到处都是素材,比如,傍晚,在小区里,我能听到窗户里传出家长陪孩子写作业时,骂孩子的声音,马路两边的高楼大厦,无论是窗明几净的高端写字楼,还是一些比较老旧的楼房,很多都挂着“**培训”的牌子。



小说里其实很多片段源自真实案例,那些细节桥段凭空想是编不出来的。



举个例子:比如要强的夏欢欢成绩倒数,自己要求补习奥数,但南俪到了补习机构却发现,补习班没有名额了。



现实就是这样的。已经有这么多培训机构了,但是家长要入读某些热门培训机构却没那么容易。



在培训班门口等的那些家长也会说,怎么四年级了你们才来报,你在睡觉吗?人家幼儿园大班就得来“占坑”,不早点来,这些热门的班等到你读小学的时候已经报不进了。



于是,有些家长只好用尽所有的智慧,甚至去说服这栋楼的房东、物业帮忙去托关系,让这个培训机构给他插班。这是南俪的原型所遇到的情况。



等报进去以后,家长发现学费不便宜,一年有四个学期,暑假学期、寒假学期,日常上学期、下学期,然后还有各种收费的招数。



再比如有的孩子下午提前被家长从学校接走去上课外辅导班,或者说辅导班报得太多了,没时间回家,家长孩子干脆在外支起帐篷休息。这些也都是我们实地采访所了解到的。



04您怎么看待《小舍得》中的“教育内卷”现象?



鲁引弓:我更想像书中夏君山说的,提升纬度去观照自我:站在天空和大海之间,我们人就是宇宙间小小的一点,然后我们每天担心的那些事就是更小的一点,而每天操心的,卷子上比别人多得的一分两分,就是更小的一点点。我们每个人只有这么一生,可不可以不要每天因为那么一点点小得都看不到的东西,感到不开心呢?



得和失其实是有坐标的,就看你选择什么坐标。倘若你选择跟人比,那永远是不能满足的,但如果把参照拉到这样的空间维度去,有了这种关照,就算你回头还是必须面对“内卷”的现实,内心也更强大了,也许会帮孩子做出更好的人生选择。


05南俪和田雨岚分别代表着“成绩为王”和“快乐教育”的两类家长,您认为这两种教育有冲突吗?如何才能达到一个折中点呢?



鲁引弓:怎样的教育才是为孩子的幸福负责?我曾在一个活动上与嘉宾探讨这个问题,后来说着说着,发现这个问题本身就有点问题。怎么说呢?其实所有的家长都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是为了孩子的幸福。



田雨岚难道不是为了子悠的幸福才这么拼命往前冲吗?



这两种理念至今仍然各有利弊,说明现实本身就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解释得清的,家长也很难站队。



一个接受采访的孩子给我非常大的触动。他说:我就是孤儿,作业堆里的孤儿,这和农村的留守儿童没什么区别。



这非常令人心痛。大人小孩将一股脑的精力都放在学业上,腾不出爱的空间,这将直接导致大人小孩都缺爱。



《小舍得》海报上有句话我觉得挺对的:若不想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就别把爱遗落在起跑线上。什么是真正的起跑线,值得每个家长思考。



爱,或许可以作为一个折中点、平衡点,但需要家长们提升维度,再赋予爱具体的内涵,然后掂量抉择。



06在您看来,父母的“舍得”都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鲁引弓:考试的初衷其实是追求公平,就像很多家长说的,这是一种可以凭实力突围的途径,可一旦过头,它就走向荒诞了。



不关注成绩、升学的家长,恐怕是很少的,所以我主要谈谈过分关注成绩与升学,会失去什么。这其中有些我们并不是不知道,但知道了却不重视,还是需要再说一说。



第一,会失去身体健康。将心比心,一个大人在学校从早坐到晚都不一定坐得住,小孩子从早坐到晚,回来还做作业,作业还有难度的,一做做到九点钟十点钟,孩子容易吗?再加上补习班以及补习班的作业,一不留神就晚上睡得太晚,睡得太晚就会影响生长激素的分泌,就长不高,甚至影响身体健康。



第二,会失去心理健康。有高三老师和我说过,读到高三的孩子,有些孩子没有了由衷的笑容。笑不出来,正是因为内心有许多压抑,需要家长、老师多去关心与疏导。



第三,会失去兴趣。一个小孩从小就开始被培训,不停地刷题,等到读高中,他由衷地对这些东西没兴趣,他可以为你去考,但哪怕考上好的学校,他也提不起兴趣。



第四,会失去梳理与判断的能力。家长给孩子抄近道,每天刷题,似乎就在跑道里占据了有利位置。但实际上,抄近道会忽略孩子的成长,难以培养综合能力,那种做事情的逻辑。在一大堆麻线团的事情里头,哪一个最主要,这种梳理与判断能力很重要,在日后的工作与生活中,是必不可少的。然而抄近道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必须让孩子在慢慢摸索中养成。



第五,是对于家长而言的“失”。你关闭了一扇窗,失去了一扇窗。我觉得,家里有孩子很幸运,孩子就是世界开给你的通往未来的窗。如果这扇窗从小学到高中,都在刷题,家长不是也等于自我封闭了吗?在飞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我们一不留神,信息就跟不上这个时代了。我采访很多家长,他们还是说希望孩子最好做公务员、做老师、做医生,这其实还是冲着他以前既有的这种人生模式。但大时代发展了,现在很多产业都融合在一起了,若根据现在的经验去进行未来的判断,都不一定准确。



上一篇:阙宏伟:多给教育留一点闲暇
下一篇:科学用声口诀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快哉中文网

Copyright © 2014-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2072718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