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6|回复: 0

特殊的生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9 22:59: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特别的生日
  语文老师,不,是陈老师。这件事我应该昨天就写的,因为就在昨天,你把那张奖状发给了我,我觉得吧,刚才微信里说:谢谢。外面也太敷衍了,我就说打算一物换一物,跟您分享一下昨天发生的事。
  就在昨天清晨,天还没有彻底亮的时候,我便起了床,不是因为睡不着。 这是我中学时代最平常不过的事了。由于期末考试的原因,我不敢肯定我的分数值是多少,我已经有两天没和我的母亲说话了。害怕考不好,去年的今天的考试的成绩再次降在我的头上。于是我给了我母亲一个很模糊的答案。
  洗漱好以后,我的母亲一言不发,把我送去了学校。我来校第1件事就是整理我的宿舍。即使我是走读生,但是在整理宿舍这一方面,我必须要做毕竟我住宿了一个星期,东西还未带走。到了宿舍,我向他们说明情况。陈杏烨一听到我过生日,便给了我一块面包。我很是惊喜。连忙说,谢谢。很快整理好以后,我便回了教室,静静地坐在课桌上。有些不知所措。
  先进来的是黄××,张铭轩,征玉文,蔡田雨。蔡田雨刚看到我就对我说生日快乐,这让我更为惊喜,我连忙问他:“你怎么知道的?”,蔡田雨看了我一眼说:你不是说过这件事了吗,我又不会这么容易忘掉。我还没有到吃脑白金的时候呢。”我开心的笑了,我拿出别人刚刚给的那个面包,对他们说,“我没有什么1m6的大蛋糕。只有一个没有巴掌大的小面包,但愿你们不嫌弃。”他们连忙摇头,齐声说道:“怎么可能!”征玉文又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一个橘子,剥好了放在我拿那个“蛋糕”上面。对我说:“你可别嫌弃。”我笑了,又哭了。这时,他们齐声对我唱生日歌,没怎么在学校哭过的我,装作不以为然的样子。这时我突然想起一个人。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还好,不知道去哪儿了。随后他们让我许一个愿望。我捧着生日蛋糕,笑着说:“但愿有一天我们都能变成光。”说完以后我们都笑了。笑的声音很大。黄雨霏走着进来,以为我是我的成绩高兴,还高兴哭了。和孙×有说笑。看着他们的指点,我可不在乎。吾乃行天之道,总司一切的中学生。怎么可能在意这些?如果连这些还在意长大以后怎么保护宇宙。
  随后我们分了“蛋糕”,我回到座位上,目光有些许呆滞。最后我使劲晃了晃头,来到办公室询问一下历史老师成绩,在得知排名年级第六时。不开心也不落泪。
  我可是奥特曼啊!光怎么可能哭呢?我可是假面骑士啊!骑士怎么会哭呢?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快哉中文网

Copyright © 2014-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2072718号-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