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ZhongWenW.com

查看: 474|回复: 7

“古诗中的文化符号”试读系列

[复制链接]

1660

主题

4661

帖子

8万

积分

校董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2351
QQ
发表于 2020-3-27 10:3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文网 老Q

中国语言崇尚意象化。“所谓意象,即是诗人内在之意诉之于外在之象,读者再根据这外在之象试图还原为诗人当初的内在之意。”诗人余光中在这里所揭示的是作者之写和读者之读的心路历程。人们常说言意兼得,由言到意或由意到言,还有一个介质,那就是意象。意象是言意实现转换解码的关键。很多意象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符号,比如“月”这个意象多喻是思乡,李白的举手低头所见之月无非怀乡;李叔同被谱成曲的《送别》里的“长亭”喻指送别;“芳草”萋萋可不是“草满池塘水满陂”里的水草丰茂,而是象征着“离恨”,“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再典型不过。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对意象的体认,是阅读中国诗歌、解析中国语言乃至学用汉语的关键。今天开始,计划随便翻翻《唐诗三百首》,然后就意象做一些解析,或许对自个儿语言的锤炼会有所体悟。

写作,可以没有写作法、写作教程,因为每一首或每一篇每一部好作品,都是一部写作教程。诗歌法从诗歌中来,写作法也可以从诗歌中来。
中文崇尚含蓄,曲折委婉往往比豪放直露更受中文鉴赏家的喜爱。便是普通读者也更会在言有尽意无穷的作品里流连忘返。
这是因为中国人尤其文人对内涵丰富的高度凝练的文化符号的偏爱。能够创造出文化符号的是圣人,能够巧用文化符号的是圣手。
乔布斯不只是一个人或人名,更是一种文化现象,“苹果”从生物学意义升格为一种文化符号,便得之于乔布斯,所以乔帮主活着的时候便已经成为圣人级别的存在。
对于网络时代而言,“淘宝”“马云”“小米”等等都不再仅仅是一种企业或者成功的象征,它们已经升华为文化符号,这是他们伟大内涵之所在。
对于文学而言,“莫言”“《平凡的世界》(路遥)““《人世间》(梁晓声)”等当代作家与作品,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名称,他们必然是当代文学史上“符号”级别的文化存在。

眼望星空,脚踏实地。没有对星空的瞻望,便没有脚踏实地的方向。意象是如何凝练成文化符号的,文化符号又是如何被诗人作家灵活运用于其作品的。最优秀的作品永远是唯一的,包括对语言词汇的斟酌,如果哪天你总好将一个词汇放唇齿间咀嚼,恭喜你,你入港了。希望读了本辑会有所启迪。后续精彩敬请期待。

20200327

1660

主题

4661

帖子

8万

积分

校董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2351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3-27 10:45:14 | 显示全部楼层
NO.1 思乡怀远中的愁肠寸断

中文网 老Q

旅宿
[唐]杜牧
旅馆无良伴,凝情自悄然。
寒灯思旧事,断雁警愁眠。
远梦归侵晓,家书到隔年。
沧江好烟月,门系钓鱼船。

这是诗人羁旅他乡独寝旅舍长夜无眠时的心灵写照。回还萦绕袅袅不绝的是满怀愁绪和对故乡的怀恋。
诗人传达的和我们读者所接受到的,核心便在一个“愁”字。这便是这首诗的意。作者的意通过“言”传达了出来,我们在味“言”之中也得到了作者的“意”。
通篇只有一个“愁”字,但我们为什么不会读错读偏了作者的意呢?
因为诗歌中运用了诸多被约定俗成了的意象,这些意象已经成为中国文化里的基因,不用解释,我们都能领会。

比如:寒灯,字面义是指寒夜里的孤灯。多用来形容孤寂、凄凉的环境。唐代高适的《除夜作》里有这样一句:“旅馆寒灯独不眠,客心何事转凄然。”
“寒灯”对应“凄然”。诗人为什么感觉凄然,而用上了“寒灯”这个意象?“旅馆无良伴”,旅馆,客居他乡;无良伴:孑然一身。
人是群居动物,千百万年来的进化告诉人类,只有群居才是人类战胜环境生存下来的良策,并且作为基因遗传下来,就像人类怕蛇的基因一样。
随着人类对自然界的绝对主导权后,群居的内涵也发生了裂变,一类恋于物质性的群居,他只有置身实实在在的人群中才觉得安全;一类是精神性的群居,他需要知音的知心相伴,“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不只是一种慰藉,已经成为一类人的生存渴求,他们可能过于敏感,他们最怕的是“置身于人群中”的孤独。
诗人之“无良伴”既是物质性的,更是精神性的。杜牧作为晚唐著名诗人,作为名相之后,他对民生疾苦未必有太多切己感受,但是他对晚唐政治却颇多微词,也因此屡有被贬,官场站队至关重要,所以他可能连“海内存知己”都是一种奢求。辗转反侧之余,也多生“穷则独善其身”的念头,太累了,太苦了,“不如归去也,哥哥!”

“沧江好烟月,门系钓鱼船。”钓鱼船,我们并不陌生。“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寸钩 ”独享“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的惬意。但此时此地的诗句显得有些沉重。这里的“沧江”并非贵州的沧江也非有些选本里的“湘江”,它也非特指,或者说也是一种特定的意象,沧江往往喻指家乡的江流故乡的水。比如元代诗人倪瓒“愁不能醒已白头,沧江波上狎轻鸥。”
司空曙有句“钓罢归来不系船”,多么的随性旷达。不管“系”与“不系”,只要有“好烟月”便心满意足了。“烟月”也是一个特定意象。字面义是“云雾笼罩的月亮;朦胧的月色。”多被诗人用来喻指风流韵事的烟花风月。作为风流才子,杜牧因为与李商隐有“小李杜”之称,他在我的脑海里从来不像杜甫那般沉郁顿挫灰黑老相,而是一介飘逸潇洒的年轻书生样儿,“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悻名”正是风流才子杜牧的佳作,也正是“沧江好烟月”的绝佳注脚。

这首诗为什么写得略有沉重呢?还得回到他诗中的核心意象。“寒灯”“断雁”“远梦”“家书”乃至“旧事”“侵晓”“隔年”等词汇或意象,营造出了一个基调独特的意境。“寒灯”上文已述。“断雁”,断者,此处指掉了队的。断雁字面义指失群的雁;孤雁。隋代诗人薛道衡 《出塞》诗中这样描述断雁:“寒夜哀笛曲,霜天断雁声。”断雁多喻指孤身独处。这样的意象也被现代诗所继承:闻一多 《红烛》里有:“我是只惊弓的断雁,我的嘴要叫着你,又要衔着芦苇,保障着我的生命。” 惊弓之鸟可能指的就是断雁吧,所以诗人用了“警”字,天上的秃鹫地上的捕猎者,失群的孤雁必须时刻保持警醒。试想,诗人成了惊弓之断雁是怎样一种凄苦为难的处境。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李煜的诗句击中多少柔软的玻璃心。不仅是“梦”,还是“远梦”,遥不可及,却偏偏来到了黑甜乡里,情何以堪!更何况这一梦就梦到拂晓。"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如果是这样,该是多么令人欢愉,但是那呼晴之“鸟雀”却是遥不可及的“远梦”!连李煜的“一晌贪欢”都实现不了。

“家书”从来就是思家恋家怀想亲人的意象。“烽火连三月 ,家书抵万金。”战争,杜甫无法选择。但是,所谓和平年代,“到隔年”的“家书”,却令诗人悲从中来,梦是遥不可及,现实更是“更隔蓬山一万重”。沧江永远只能在梦里奔腾着思乡的情怀了。


20200327

2904

主题

3405

帖子

20万

积分

校董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01681
QQ
发表于 2020-3-28 10: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NO.2 寄意遥深的落漠情怀

中文网 老Q

凉思
[唐]李商隐
客去波平槛,蝉休露满枝。
永怀当此节,倚立自移时。
北斗兼春远,南陵寓使迟。
天涯占梦数,疑误有新知。

随便翻翻,就翻到了李商隐的,就像昨天一下翻在杜牧的一样,二人皆晚唐诗歌高峰,并峙成“小李杜”。两人风格大相径庭,杜诗清新,李诗隐晦。但人们却因为其诗新奇侬丽寓意遥深又索解不止。至有“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之说,爱恨情愁自不必说。爱者,酷好李诗,恨者,李诗难解;爱者,李诗一大主题,以《无题》为冠;愁者,李诗另一大主题,其中《夜雨寄北》最为脍炙人口。“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跌宕婉转,含蓄隽永。

清风翻书般翻到的这首,相对于李商隐的一般诗作,相对直抒胸臆。李商隐幕僚出身,郁郁不得志,多寓居京城之外,寄人幕下,怅望长安,自然有一股不得意的愁情愁绪。

读到“客去波平槛,蝉休露满枝”(槛读jiàn,栏杆的意思。)这句时,我想到《诗经》中“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春去而冬归。时间的跨度便在这两种景物的并举之中,显得更有诗意。当初所思对象离去时,春潮漫漫与栏杆齐平,正是春浓时;现在已经是知了休眠露水满枝的深秋,暗含不知几时得重逢之意。在中国文学中,时间一般不简单地用早中晚、春夏秋冬来指代,哲人孔子宁用“逝者如斯夫”而不说时间啊一去不复返。再不济,屈原用“春与秋其代序”,这样的语言诗意盎然富有张力,点按到读者想象的开关,只有借助了想象,文学的饱满才会丰盈,这时文学的审美价值才得以显现。

“倚立”与“移时”并举创造出一个普通而又独特的意象,时间的流逝,突显诗人的怀恋之情。“略坐移时又分别,片云孤鹤一枝笻。”这是五代诗人王周的无奈与孤独的表达。

北斗,字面义是指北斗七星,因其屹立天极,众星拱之,古人常用来比喻君主,诗中指京城长安。“兼春远”,诗人用春天来丈量距离,有两个春天那么远,可谓距离之遥。偏偏送信的使者又总是姗姗来迟,身陷安徽南陵的诗人倍感相逢的遥遥无期。

现实中的重逢无望,转求梦中显灵,却又疑心对方另有新欢。诗人的心灵在一重又一重的打击下,不啻一种凌迟。虽然身处南方,内心却哇凉哇凉的,所谓“凉思”,早见李贺的《昌谷诗》:“鸿珑数铃响,羁臣发凉思。”李商隐正是一位“羁臣”。“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百年呼应,李商隐颇有继承了杜甫。

20200328
中文书屋与您共享悦读时光

2904

主题

3405

帖子

20万

积分

校董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01681
QQ
发表于 2020-3-29 09:30:29 | 显示全部楼层
NO.3 阴阳同频中的千古共鸣

中文网 老Q

咏怀古迹
[唐]杜甫
摇落深知宋玉悲,风流儒雅亦吾师。
怅望千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时。
江山故宅空文藻,云雨荒台岂梦思。
最是楚宫俱泯灭,舟人指点到今疑。

旅游,算是半奢侈品,向来是有钱有闲阶层的消费,穷游亦可,至少得有闲。旅游,一言之蔽之,穷了双腿,富了大脑。这里的付出与收入能否实现收支平衡决定了旅游的意义。朋友圈里晒个照片表示“到此一游”跟猴子在如来佛掌心里翻筋斗是没啥区别的。有人会将姹紫嫣红千娇百媚成心灵里的生存状态,有人会用线条音韵点染这名山胜川,有人会凭吊古迹激扬文字,比如杜甫之流,他们的人生足迹大可从他们的诗歌集里寻觅,因为他们灵魂耐得寂寞,而又不甘寂寞。于是,便有了大量的“咏史”“咏怀古迹”一类的诗歌作品。

“安史之乱”结束,杜甫终于可以出川返乡,途经江陵,一路游历了庾信古居、宋玉宅、昭君村、永安宫、先主庙、武侯祠等古迹,对于古代的才士、国色、英雄、名相,深表崇敬,写下了《咏怀古迹五首》,以抒情怀。无论哪一首都是脍炙人口千古传唱。

“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珮空归夜月魂。 ”(《咏怀古迹五首·其三》)刀般笔触解剖了昭君的可叹、贪官的可恶、昏君的可悲,汉元帝的与昭君的失之交臂,损失最大的是元帝,就像贾谊之于汉文帝、屈原宋玉之于楚庄王一般。

秋风萧瑟之际,杜甫踏上了宋玉故宅,怎不起“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宋玉《九辩》)之叹!因为宋玉,“摇落”一词便染上了浓重的秋之色秋之味秋之悲,宋玉只需这一句便足以独步古今,因为创造了文化符号的便足堪圣人。杜甫以“摇落”开篇,大开大合中,“万里悲秋”之意排空而至。杜甫有“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之名句,岂仅仅是“万里悲秋”,“万古悲秋”也是极妥帖的。“怅望千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时。”英雄相惜,纵万古可知音。所以,杜甫慨叹:“风流儒雅亦吾师”!因为“深知”,所以千古可共鸣,阴阳可同频。

杜甫的思绪穿越百代,其身游历故宅,其心对话古人。“江山故宅空文藻,云雨荒台岂梦思。”这是悲之所在。文藻独步、才气纵横又能如何?楚王神女的云雨之会仅仅是荒唐无稽的神话罢了。宋玉辞赋中的楚王神女的云雨之会岂可作登徒子之误会,它正是宋玉怀才而不遇的悲愤之文藻。

便如今人之祭典先人,当絮絮完先人的委屈后,便会再来一段今之不负古来慰藉一下先人的灵魂一般,杜甫以“最是楚宫俱泯灭,舟人指点到今疑。”作结,烜赫一时权倾天下的楚王又如何?除了“金棺葬寒灰”(李白咏始皇)之外,连巍峨屹立的楚王宫殿都灰飞烟灭,虽不时有人指指点点这里那里便是楚宫遗址,但更是无稽之谈无法考证的了。言下之意,“吾师”宋玉您,却是千载留名,万古传芳。

20200329
中文书屋与您共享悦读时光

2904

主题

3405

帖子

20万

积分

校董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01681
QQ
发表于 2020-3-30 09: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NO.4 千里送行中的恋乡情怀

中文网 老Q

渡荆门送别
[唐]李白
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
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
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仍怜故乡水,千里送行舟。

在交通不发达的古代,一送一别且期年是常事,甚至一送便成永别。所以,人们对送别尤为辗转斟酌。很多诗文中,送别往往成为乡情、亲情、友情、爱情的抒发端口。最是缠绵悱恻的送别,莫过于李叔同笔下的送别曲了。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李叔同《送别》

亚洲天使童声合唱团的童音演绎令人泪垂不已,仿佛孩子们口中吐出的每一个音韵都准确无误且力度适宜地敲击在哭穴;接着又听朴树版,感觉是从酒里浸过的,心酸不已,只是童声版显得清亮辽远,朴树版低沉婉转许多。

这似乎扯远了。曾跟女儿交流过修辞手法的运用,对于普通人而言,能将比喻和通感等修辞打磨得出神入化就足够独步了,夸张则应该是李白式诗人的专利,而李白向来是可读而不可学的。杜甫则不然,后人学杜诗且颇有成绩的不少,便是“小李杜”中的李商隐也多少受杜诗影响更大。李白为什么学不得呢?杜甫是儒生,李白是剑侠,中国文人多杜甫式儒生,鲜有李白式的侠义之士。侠义之士多禀赋天生,后天几乎是学不来的。李白的诗是天赋之诗,真正的神来之笔而非“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之"神"。“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只能是李白诗,便是饶有豪雄之气的“诗豪”刘禹锡也是半仙半俗的存在:“如今直上银河去,同到牵牛织女家”总没有李白来得仙气贯通三界而了无凿痕。同样,能将拟人手法在诗歌中运用得大道无痕的,也只有李白了,“仍怜故乡水,千里送行舟。”

二十五六岁的青春李白,从羁旅成故乡的四川绵阳一带出峡,“仗剑去国,辞亲远游”(李白《上安州裴长史书》)。飞流直下,一去千里,七百里三峡过尽,便是广袤的江汉平原了。曲曲折折跌宕惊险的长江水一进入平原地带,一下子浩渺无垠,辽阔无边。久居蜀地的李白,一出荆门,便如久困浅滩的蛟龙入了大海,“海阔凭鱼跃”,那种畅快在“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里一泻千里。饶是如此,李白对父母所在的蜀地依然恋恋不舍,你看连绵绵不绝的故乡水,都不远千里一路送行,“仍怜故乡水,千里送行舟”。拟人手法出神入化而又情意缠绵。

20200330


中文书屋与您共享悦读时光

1660

主题

4661

帖子

8万

积分

校董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2351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3-31 09:48:53 | 显示全部楼层
NO.5 高人逸士的幽雅野趣

中文网 老Q

阙题
[唐]刘眘虚
道由白云尽,春与青溪长。
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
闲门向山路,深柳读书堂。
幽映每白日,清辉照衣裳。

与孟浩然等相善的唐代诗人刘眘虚笔下描绘的景致每每成为中国文人埋在心底的一个梦。当然,这个梦不会在“春风得意马蹄疾”“万国衣冠拜冕旒”的时候不识相地来打搅你的好事儿。所谓“穷则独善其身”,深恶宦路上的黑暗之时,比如陶渊明;仕进之途被隔绝之时,比如孟浩然;“国考”暂时没有希望之时,比如卢藏用……这个梦便会像桃花源一般美好而诱人。这个中国式文人的乌托邦在不同诗人的笔下,也展现着不一样的风采。流连“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孟浩然虽然逸兴遄飞但到底意难平,当然仍是“创造”了终南捷径的卢藏用的实用主义所不可比拟的,而“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的陶渊明“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的懊恼则是真诚的。

刘眘虚进士出身,其诗空明,雅人深致。《阙题》可题名曰:“香溪别墅”。
诗人信马由缰,一路逶迤入山,王维诗曰:“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山耸入云,“白云生处有人家”,这时应该遥遥可见掩映在青枝绿叶背后的别墅之一角,好一处深山别墅,远离尘嚣不染尘埃,看客应该能够猜到,这大致就像是王维辋川别业一类的隐逸居所。诗人足之践之,心所向之。正是春光明媚之时,这山间绿树红花、莺啼鸟鸣自不必说,清澈的小溪也欢快地流泻而下,似乎跟这漫山遍野的春天一样悠长,令人欣喜。《增广贤文》有云:“流水下滩非有意,白云出岫本无心。”一切都随遇而安恰到好处。“白云”,作为一个中国文人共同创造的意象,它承载着对仙境和自由的艳羡和向往。

这是怎样一条小溪呢?我第一遍阅读本诗时,就给它拟了个名字:香溪。“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李煜的这句诗最能代表国人对“落花流水”这个组合意象的解读了。但是,在刘眘虚笔下,丝毫没有“无可奈何”的感伤,却有一种淡而悠远的激赏。

“随”,诗人逆流而上,“闲门向山路,深柳读书堂。”“花径不曾缘客扫”闲静的荆门正对着山间小路,一处读书斋掩映在簇长的垂柳间。这处读书堂一定是少有人至,主人正可清心涤虑一心钻研学问。

“幽映每白日,清辉照衣裳。”既清幽又温馨。

全诗纯写景,无一句抒情议论,诗人的倾向如何表达呢?请关注这几个字:“尽”“长”“随”“香”“闲”“每”。它们是“泄漏春光”的“柳条”。“尽”中看出山高,山高可以想见居处深远,居处深远可见士之隐;“长”中可体味诗人对不尽春色的欣喜;“随”中可见诗人逐溪而行,心情愉悦而脚轻足捷;“香”一破“落花流水”的感伤;“闲”字可见“花径不曾缘客扫”的远离尘俗;“每”字可作“虽然”解,可见环境安谧舒适恰到好处。串联起来,便是一幅高人逸士的幽雅野趣。

20200331
中文书屋,翰林道统

1660

主题

4661

帖子

8万

积分

校董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2351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4-1 08:28:54 | 显示全部楼层
NO.6 吊古伤今中的英雄相惜

中文网 老Q

与诸子登岘山
[唐]孟浩然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
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

岘山位于湖北襄阳,因为疫情,今年人们益发感知了湖北这块英雄的土地,作为湖北第二大城市,襄阳更是一座英雄之城。在古代,襄阳的名气是大过武汉的,用今天的话说是一位功高震主的小主。一位总督级别的大腕羊祜,便足以让襄阳独步古今,更何况还有著名的号子手“高山安可仰”的诗人孟浩然的推手之作。

孟浩然是一位自带流量的大诗人,他曾在太学作赋,所谓太学便是皇家学堂或曰官学,是古代的人民大学,招收的学生非富即贵,都是一时少年俊杰,国之栋梁。孟诗一出,诸公搁笔,就跟李白看到黄鹤楼上崔颢的诗作之后慨叹:“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李白,又是一位更不了起的推手。如果不是太白的羡慕嫉妒心追手摹,仅凭一首诗便名震今古的崔颢是未必会暴得大名的,虽然诗作本身的确上乘,但毕竟真正懂诗的不多,而名人效应带来的从众心理才是关键,这就是为什么商家总好不惜重金诚邀各界名人尤其影视界名人为其产品代言的道理。所谓影视界名人未必跟他的产品扯得上关系,关键是名气不在本质,而在于受众量的大小,比如国足臭脚天下可闻但其薪酬却排进全球足俱薪酬前列,原因不在于球踢得好不好,关键是有人乐意追球有人乐意买单,女排再牛又怎么样!这就是名人效应的本质。

孟浩然除了自带流量就是优秀即本质之外,一生中有两位了不得的推手:李白和王维。李白,地球人都知道。据说他的诗歌被录制在特殊的存储介质,飞往太空了。会不会因为真空0重力导致牛皮不吹而破就不管它了,总之他的诗歌是全中国人民都喜欢。所以,他是诗歌界的“麦霸”,他的推介必然是诗歌界的“红本本”。“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这是李白为孟浩然撰写的广告语,就像“热爱我的热爱,你的热爱能走多远?”(雪佛兰汽车广告语)一样名闻遐迩。因为有了李白的推手,孟浩然的名气更甚。在中国古代文学史里,李白孟浩然的“忘年交”是永远津津乐道的文学佳话,更多的人是因为李白才认识或更深地认识这位年长于李白的孟浩然。

只可惜,李白并不能给孟浩然带来仕途上的便捷,因为李白对他的激赏除了诗文而外,就是他“红颜弃轩冕”“迷花不事君”的气节。李白未必没有他所嘲笑的“借问因何太瘦生,只为从来作诗苦”的杜甫的“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醇”的理想,但是,他怀揣着姜尚的梦想,“天生我材必有用”,他不乐意汲汲营营地“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杜甫)那般委屈。所以,他才对“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孟诗)的孟浩然深引为侣。所以,李白这个推手,从功利角度讲一无是处,更何况李白认识孟浩然的时候,老孟已经“不才明主弃”了,仕进之路半点亦无了。这又是怎么回 事呢?

这就得讲到孟浩然的另一位推手。王维。盛唐时期,“干谒”之风盛行,就是读书人想得到科举的入场券,必须得到某位名臣高官的举荐,否则连参加考试的资格也没有。少年俊才的孟浩然早跟王维交善,恰巧王维少年得志,位高权重且得玄宗唐明皇的宠幸。时年40的孟浩然一个偶然的机遇因为王维得以以布衣身份谒见了唐明皇,却因为一句“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被明皇所厌,打发他离开京城归隐山林。这堪比柳永柳大才子了,柳永也是被宋朝的皇帝勒令“奉旨填词”,而“奉旨归隐”的孟浩然虽然频唱“日暮客愁新”感伤不已 ,但他并不死心,转求张九龄:“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为了仕途,可以说想破脑袋了。居庙堂之高,怎知我乡野之人的羡慕嫉妒恨哪。所以,从世俗的现实的眼光来看,孟浩然更需要王维、张九龄之类的政治界推手,至少曾经。但是,王张之流滑如泥鳅,他们怎么会对已经被上位者定了性的案子翻案呢!

“你的热爱能走多远?”在孟浩然这里成了悲剧。孟浩然只能做隐士。而且是奉旨归隐。放在今天,大可打着奉旨旗号,经营一处“避暑山庄”,同样会迎来送往,大赚一笔。但是,他的品格太过一尘不染,他当真旋归故里,在襄阳一心一意做起了高人隐士。

在襄阳有一处“汉江明珠”,那就是鱼梁洲。在孟浩然的诗集中多有咏唱。最著名的是这一首:

夜归鹿门歌
[唐]孟浩然
山寺钟鸣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
人随沙岸向江村,余亦乘舟归鹿门。
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
岩扉松径长寂寥,惟有幽人自来去。

他多有咏唱,固然有美景胜迹不容搁墨,但也因为这里是古代高人庞德公的归隐之所。虽然“渔梁渡头争渡喧”,但是庞公栖隐处却是“岩扉松径长寂寥,惟有幽人自来去。”所谓灵犀相通惺惺相惜。

这就是“江山留胜迹”之一处。“惺惺相惜”这个词大有考究。遇到同频之人,洒一掬同情之泪是必然的,但是,这掬同情泪的背后有什么?如果是陶公渊明他会洒泪吗?陶公的诗作中有洒泪吗?栖隐处也分左右道,如果说右道是主动归隐,左道就是被动归隐;陶公是主动归隐,孟夫子是被动归隐,境界仍有差别。被动归隐者常常会浊酒一杯泪满襟,一边喝酒一边涕泗横流,总为自己的年少轻狂而后悔,总为自己的人生不得意而耿耿于怀。

所以,孟浩然绝不可能不写襄阳的另一处“胜迹”:羊公碑,即杜预所谓的“堕泪碑”。

羊公者,羊祜。晋代镇守襄阳的守将,据说多有政绩,深受当地老百姓爱戴。流传不少故事,这里就不一一传讲,有兴趣的自己找度娘要一份体己去看。羊祜去世后,当地老百姓在岘山为其树碑立传,感戴若斯!羊祜好山水,多临眺岘山,据《晋书》记载他说过这样一段话:“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来贤达胜士,登此远望,如我与卿者多矣!皆泯灭无闻,使人悲伤,如百岁后有知 ,魂魄犹应登此也。”

这段话对孟浩然影响至巨。他的诗中“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四句便化用羊公之言而来。四季轮回,花谢花开,星辰流转,雨水循环……世事有代谢,偏偏人生一世,短短数十年后便神魂俱灭。读到“贤达胜士”,想着建功立业;读到“泯灭无闻”,想着流芳百世。人性贪婪也可见一斑,便是古今贤人也如此,更何况蝼蚁一般蜗居乡野的孟浩然呢。他会怎么想么?

陶公“悠然见南山”的恬淡之至高境界,孟浩然是做不到了。“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堕泪碑”,老百姓的泪是感恩之泪;孟浩然之泪是怨望之泪,“一樽还酹江月”(苏轼诗),和着泪遥祭古代英魂吧。


20200401
中文书屋,翰林道统

1660

主题

4661

帖子

8万

积分

校董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2351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4-12 08:59:33 | 显示全部楼层
NO.7 “国家不幸”中的诗家之幸

中文网 老Q

阁夜
[唐]杜甫
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
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
野哭几家闻战伐,夷歌数处起渔樵。
卧龙跃马终黄土,人事音书漫寂寥。


人类历史发展的“轴心时代”都不是和平康乐的时代,其政治、经济、文化等发生了跨越性的转变与发展,对过去的超越往往跟社会的动荡密切相关,比如春秋战国时代的中国,便是与古希腊、古印度几乎同期的“轴心时代”,便是一个急剧动荡并在混乱中解决何去何从的重大问题的时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跨越式发展需要有思想的跨越式发展,智慧的火花往往迸发于对立冲突与矛盾之中,没有矛盾就没有思想,没有冲突就没有进步,没有对立也不会有超越。纵观人类历史,哲学、文学、艺术等意识形态层面影响深远的巨著几乎没有诞生于和平康乐年代的。反抗黑暗中世纪的启蒙运动带来了西方思想史、文学艺术史的中兴,西方思想的星河从此璀璨。两次世界大战催生的前苏联文学为代表的东方文学、南北战争酝孕的美国文学、特殊时代诞生的东欧文学,包括中国屈辱而又抗争的近代文学,垂惠至今,成为人类精神发育所必需的高蛋白营养。

2020年新冠肺炎病毒来势汹汹肆虐全球,全世界团结起来抗击瘟疫,这又是一场未必亚于一场世界大战的战役。这场战役对于全球形势走向、全球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的发展都有产生深远的影响,人类在处理与他人他国乃至与大自然的关系方面都会面临着全新的挑战。这场战役所带来的对政治、经济乃至科技的影响已经逐步显现,而对思想文化领域的影响,尚待时日。不过,有意思的是,几乎同时,在中国和西方都出现了一位颇有争议的“网红”作家。

中国武汉的方方,以一本疫区日记,导致舆情汹汹,褒者有之,贬者有之。因困于网课,并未对日记本身作过多关注,就网络水军们而言,估计真正阅读过方方疫区日记的必也寥寥,但他们却勇于口诛笔伐于无知或溢美褒扬于不知情。如果不像李白式的浑身散发着太阳光辉般的天才,还真不好在一时一地便贸然作出褒或贬的评议,即便是孔子、杜甫之流都未能在有生之年暴得大名,当然啦,他们可没有擅长美颜的明星网红那么长袖善舞,自然只能“养在深闺人不识”了。不过,倔强“从周”的孔子、“致君尧舜上”的杜甫都没有发个微博就舆情做任何辩解,清者自清而已。

关于欧洲的那位,《温柔之歌》的作者蕾拉·斯利马尼,似乎是打了下社会伦理擦边球身体写作成名的女作家。她逃离巴黎蜗居乡下,创作封城日记,受到来自社会大众甚至作家同行的攻讦,她没有方方好运,她虽然貌美如花却几乎没有一位护花使者。据说是因为她触碰了底线,她带着观赏风景的眼光看待面前的惨绝人寰,这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所无法接受的。

在这个“国家不幸”之机,必然有许多“诗家”蠢蠢欲动,或收声名或收大作或收阿堵物。

当蕾拉“观赏风景”的时候,当方方为自己“解剖社会”揭病痛的日记而辩解的时候……杜甫却一如既往地用悲悯的情怀抒发着他内心的悲壮,否则,杜甫来个《自辩书》什么的,其诗歌必然会被折损了光辉。

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
野哭几家闻战伐,夷歌数处起渔樵。

真正与民众同呼吸,共命运,真正为民众的利益鼓与呼,这才是思想文化的真正价值所在,否则不如自己躲家里自娱自乐即可。

我们都知道杜甫有迫于生活的“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的无奈,但他仍有一根孤傲而又悲悯天下的脊梁。因战乱而避祸夔州的杜甫,即使自己“布衾多年冷似铁”,也几乎没有过自怨自艾,他羸弱的胸骨背后广有天下,他破烂的衣裳里有一颗“再使风俗醇”的雄心,所以,他的诗歌之广为传颂,正是因为他唱出了广大民众的心声,甚至穿越千秋,古今共鸣。“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没有一己之私的患得串失,“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才是中国士人的脊梁。

20200412
中文书屋,翰林道统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中文网

Copyright © 2001-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2072718号-3 )

Skin by 中文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