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ZhongWenW.com

查看: 173|回复: 0

每首诗都是生命叙事

[复制链接]

1659

主题

4645

帖子

8万

积分

校董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82122
QQ
发表于 2019-11-17 10:4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每首诗都是生命叙事
老Q
近期为职称考试而复习,虽然持书辄入梦,但也翻了几许小诗。古人的意境入不了,古人的愁肠窥不透,但也读出点自己的感觉。比如,每一首诗都是作者自己的生命叙事。


杜牧有首《秋夕》: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我读出一个小宫女“囚”于宫中浪费着宝贵的生命。首联,一个字:“冷”,秋天只是凉,但诗中却道:“冷”,可以想见,这个宫中是一个扼杀生机的“屠场”,这个“冷”不只与气温相关,更与境中人的心境相关,冷彻心扉,一种透心凉令这位宫女绝望得百无聊赖,“轻罗小扇扑流萤”,是她深囿内宫唯一能做的一件事或消遣,这种“流萤”,虽然发着光,却没有一丝热度,冷光、冷眼、冷宫。我想到在玄幻小说里读到过的一个词:“绝寒帝宫”,说的正是这样的深宫内院吧。她的生命在这样的冰冷与无聊中悄悄流逝,便如同这凉水一般的“夜色”,黑漆漆地至多发着没有温度的冷光,令人不禁起寒噤。如此生机微弱的一个生命,能够满足她的实在是太简单了,那就是如同寻常人家一样地男耕女织罢了:“卧看牵牛织女星”,但便是这般微不足道的愿望,都被那深宫内院的高墙所隔绝。四面,只有高墙,井中是一个没有自由的生命在流逝……


果真只是一位宫女?作为“刻意伤春复伤别”(李商隐评杜牧)的杜牧,他之所“伤”,何止春与别,作为一个身处由盛转衰的帝国没落时期的名相之后,其血管里自然流畅着建功立业扶邦救国之志,但是,衰败既是大势,也是某些不怀好意之人之集团所乐见之成,所以,杜牧想在这样一个时代有所建树几乎是不可能的。粗人借酒浇愁,诗人则借诗抒怀。说的是宫女,其实仍是“画眉深浅入时无”的借代而已。这样的生命叙事太过悲凉,正值秋冬转换之际,有点加深了这凉意。还是读李白来得酣畅淋漓地热血沸腾。看——


南陵别儿童入京
作者:李白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白也,剑侠。其生命基本特征便是“豪”,雄豪、豪迈、豪气干云。无论什么题材,来到他的手中都会走上豪放一路,是故作豪放还是豪气外显,不是我等肤浅者所能窥得的,就表相地趟过他的生命叙事吧。


同样的秋,不一样的观感与生命体征,杜牧的秋酷冷,李白的“秋正肥”,非常契合国人春耕秋获的喜感。“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既有丰收之象,又有丰收之乐,一派从《诗三百》到杜甫一直所期盼的幸福人生。虽然杜甫总是哭哭啼啼不得志:“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但是他的忘年交大哥李白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生命叙事。杜甫的诗将盛唐送向了末路,而李白却将玄宗的天下点缀得花团锦簇。中国古圣人讲究:“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李白诗曰:“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正可谓一飞冲天时不我待。虽然历史书让我们知道,这只是一场空欢喜罢了。杜甫的“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何尝不是李白的梦想,李白何尝需要“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的《笑面人》人生!


虽然,李白仍然像太白金星一样喜感。这就是李白的生命叙事。

20191117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中文网

Copyright © 2001-2015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4( 苏ICP备12072718号-3 )

Skin by 中文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